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廖观音之死】(死亡群岛第1部)【作者:暗之子】
【廖观音之死】(死亡群岛第1部)【作者:暗之子】
字数:17253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第一节:何守仁

  都说娱乐圈是最容易出新闻的地方,全世界任何报纸、杂志以及网络媒体,娱乐版都是「收视率」最高的版块,这里永远都有最新和最吸引眼球的内容。
  最近一位出生于加拿大温哥华的华人导演成为了全世界娱乐新闻的头条,不仅因为他准备拍摄一部涉及古代女性裸刑的电影,更重要的是电影即将杀青时出现的怪异事件,令他一夜之间「红」透半边天。

  他叫何守仁,祖父是民国时期的一位名导演,抗战时期全家离开了上海移居加拿大,何守仁从小受到祖父和父亲两代人的影响,毕业后同样从事电影拍摄工作。

  由于他视角独特,在拍了几部反映美国贫民区和亚裔移民之间矛盾的电影后声名鹊起,还拿过几次奖。

  成名后他开始进军亚洲,特别是中国内地的市场。

  何守仁在香港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和团队,自己集出品人和导演于一身,一连拍了三部电影,也许是内容不太适合亚洲人的口味,票房比较惨淡。

  这对于在美加混得风生水起的何守仁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在经过长时间的酝酿后,他继续发挥自己剑走偏锋的风格,把目光放在一位名气并不大的近代女英雄——廖观音的身上。

  伍尔鹏,何家班的监制兼副导演,和何守仁一样都是加籍华人,大学时的同学,毕业后一起「打天下」,两人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不过在电影的选材及制作上,两人常常会有争论,比如这次何守仁的所选的题材。

  「老何,这个姓廖的女子是什么来路?居然值得您老人家把心血和银子花在这上面。」

  「廖观音么,是清末四川义和团的女首领,虽然年轻但十分有魄力,率领团民把半个四川闹了个鸡犬不宁,直到清政府把山西巡抚岑春笧调入四川才把起义镇压下去。」

  「听上去不就是类似太平天国这样的老套农民起义么,你觉得现在的观众对这类题材还有兴趣么?」

  「如果这首领是男的或许没有,但要是女的话估计能吸引人们猎奇的目光,最重要的是廖观音年轻漂亮,据说当年她是赤着身子被押上刑场砍头,死时才十七岁。」

  「听上去倒是一个挺能唤起观众同情和怜爱心的角色,不过一个地方义和团暴动的剧情感觉不一定能吸引观众吧。」

  「能不能吸引观众就得看剧本写得好不好,而且这部戏的关键是廖观音在刑场受辱、裸身游街和砍头,这几段才是电影的精华所在。」

  「呵,原来如此,色情、暴力加血腥,这些元素近几年在美国很流行,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都开始极力渲染这些东西。

  不过老何,我得提醒你,这儿是中国大陆,是一个比港台、日韩更为保守的地方,你刚才所说的所谓『精华』即使在那些地方上映都有可能会受到限制,更不要说是中国大陆了,搞不好连审查都通不过。」

  「这我当然知道,港台的导演们已经给我们做过示范了,看过《食界》吧?听说过原版和内地版吗?

  给内地电影院的肯定是剪过或改过的,但这不要紧,只要原版能在大陆以外的地方上画就行,况且现在是信息时代,原版的内容肯定会通过网络传播开来,由此而引起的效应也足以让我们走红。」

  「这样啊,也就是说大陆的票房已经无关紧要了。」

  「错了,当然要紧,钱总是要赚的,《食界》和《白道》虽然被剪得一塌糊涂,不过凭借着被剪部分所形成的效应,同样能吸引人花钱到电影院看。」
  「行嘛,老何,什么时候从艺术家变成商人了,而且还是奸商。」

  「艺术家也要吃饭的,不然咱们这个团队可要解散了,真伤自尊心,没想初来乍到就遭遇滑铁卢,团队能不能反败为胜就看这一着了。」

  「说起这个,咱这个《廖观音》有商家愿意赞助吗?」

  「本地最大的房地产商赵定先已经在媒体上声明支持咱们。」

  「是因为去年你给他拍的那个宣传片吗?」

  「这个当然,虽然这不是电影,可至少开了个好头,赵先生对宣传片十分满意,所以这次他也愿意投钱给我们。」

  「有赵定先打头阵,其他处于观望的商家也会给我们支持吧,下来我让宣传小组的人多走动一下。」

  「女主角方面,既然有赞助商雄厚资金的支持,尽量找现在国内当红的女星吧,另外,我个人认为最理想的人物是杨唯。」

  「杨唯?就是《食界》的女主角?」

  「对,这部戏当年就是以大尺度闻名整个亚洲,而且杨唯不管是相貌还是身材都很适合廖观音这一角色,如果她肯出演那咱们就成功一半了。」

  「那我试试看吧。」

  「至于其他角色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我马上照办。」

  第二节:女主角

  「除了两个角色外,其他角色已经位。」

  「还差哪两个?」

  「廖观音和刽子手的扮演者。」

  「不会吧?女主角方面我开出的片酬不低,完全是一线女星的价位,就这样居然没人应聘?」

  「基本上,她们一看完剧本就打退堂鼓,坦白说,现在不少一线女星都矜贵得很,哪怕只是露个背都要找裸替,像廖观音这个角色不但裸露镜头多,而且几乎都是正面,还要床戏加捆绑,如此重口味恐怕多开一倍的价钱她们也不一定答应。」

  「杨唯的经纪人找过了吗?」

  「当然,不过人家现在已经是炙手可热的国际影星了,哪还会接这种戏。
  依我看只有那些打算一脱成名的二三流女星才会接。」

  「这倒可以一试,另外你说还有刽子手,难道连这样的小配角也找不到合适的人?」

  「正好相反,应聘的人多得体育馆都装不下,大概都是冲着能和女主角演对手戏吧,不过看到他们那副粗鄙下流的嘴脸我实在是不敢请,天晓得这些没素质的家伙会在片场搞些什么东西来。」

  「唔,不如去联系余锦江的经纪人,我觉得他挺适合扮演这个角色。」
  「别逗了老何,余锦江的确是最佳人选,问题是这个出场时间还不到十分之一的小配角人家会来演么?就算他肯来,这片酬咱们也承担不起。」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只能干等?眼看新闻发布会的日子近了,到时还找不着人岂不闹笑话,搞不好赞助商都要集体撤资。」

  「别担心老何,咱们还有时间,再说你记不记得我们在芝加哥拍《小黑哥》时是怎样找到男主角的吗?」

  「让伙计们自己去找。」

  「对,所谓群策群力指的是这个,我们可以继续去物色,同时也可以在预算拨一部分作为奖金,鼓励团队的同事一起去找,相信用不着一个星期就会有好消息了。」

  「这主意不错,就按你的意思办吧。」

  五天后,两份资料摆在了何守仁的面前。

  何守仁戴上眼镜,认真地看了一下温少媚的资料,此女今年二十二岁,十八岁开始在电视剧里担任配角,后来改行当时装模特,不过一直没混出名气,平时还在一些摄影团体组织的人体摄影中做裸模。

  「战绩」虽然一般,不过相貌倒很符合廖观音的设定,因为长着一副娃娃脸,只要稍加化妆,扮演十六七岁的少女问题不大;至于身材,看看手上那份热辣辣的人体照就一目了然,皮肤白嫩、胖瘦适中,双乳圆浑而饱满,实在让人爱不释「眼」。

  「只有她愿意应聘吗?」

  「也有不少三流女星,可都通不过第一轮的面试,不是身材不行就是相貌不好,要不就干脆没演技。」

  「话说回来,这温少媚除了资历欠缺一点外,其他条件都相当不错,是谁物色到的。」

  「蔡弘明,咱们团队里的道具专家,这小子平时能说会道、交游广阔,能认识一两个偏门女子倒不奇怪。」

  「刽子手的扮演者也找到了吧?」

  「对,就是此人,徐大华,中西理工大学毕业生,不知为何毕业后没在自己专业里发展,反倒在N市电视台的小品剧里演配角。

  他脸型方正,身材魁梧,很有东北大汉的范儿,化化妆扮演刽子手没问题。
  最重要的是这人修养不错,说话文质彬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典型的学院派配角,找他和女主角演对手戏应该不会出乱子。」

  「唔,不错,那身肌肉倒有几分余锦江的味道。

  这徐大华又是谁找到的?」

  「俞兵,没想到吧,这个平日里沉默寡言的家伙居然找了一个理科男回来。」
  「不管怎么说,现在总算是万事俱备,最艰难的部分现在才要开始,咱们可得加油才行呢。」

  第三节:国模

  三天前,一个压缩包发到伍尔鹏的电邮中,发件人是何家班负责道具的蔡弘明。

  「国模小媚大尺度人体套图?什么乱七八槽的玩意,该不会是中了病毒吧?」不过从电邮的文字描述来看应该是蔡弘明本人发来的没错,说是找到扮演廖观音的理想人选。

  伍尔鹏解压了压缩包,里面共有三百多张照片,清一色是一个女孩的裸体,女孩长着一张漂亮的娃娃脸,五官相当端正,下巴还有一颗小小的美人痣。
  不过这些照片拍得很随意,没有任何的后期加工,有站姿、坐姿、卧姿等,还分不同的角度拍摄,简直就是一份人体的全息图!

  后面部分还有不少带有挑逗动作和被五花大绑的照片,看得伍尔鹏有点儿脑冲血,接着他拿起手机按下了蔡弘明的号码。

  「弘明。」

  「伍导,您找我?」

  「到我办公室来,说说那些光猪照是啥回事。」

  「好哈,俺马上就来。」

  几分钟后,蔡弘明带着他那标志性的酒窝笑脸出现在办公室里。

  「伍导,这妹子的照片不错吧?现在她在人体摄影界里红着呢,每次拍摄活动出场费就要500块一位,一次活动要是有十几个人一天就能赚五六千,比当月嫂还好……。」

  伍尔鹏皱了皱眉头,说:「别逗我了,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吧。」

  「我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这温少媚就是扮演廖观音的人选。」

  「干嘛找个拍裸照的,咱要的是演员,不是裸星。」

  「她是演员,只不过一直以来混得不太好,总是在扮一些小配角,所以才寂寂无名。她真正有名气反倒是转拍人体后开始的。

  不过据我所知,她还是希望能在影视界打出名堂,毕竟嘛,拍人体这东西吃的是青春饭,再大几岁就没价值了。」

  「你认识她?」

  「巧吧?我一个同学也是摄影爱好者,经常参加摄影网站的活动,拍过几次这妹子,老顾客了嘛,所以都挺熟。呶,这组就是他的杰作。」

  「身材相方面确实很适合,不过演技方面不知道如何,要知道廖观音是女主角,戏份最大的,可不是光会脱就能上。」

  「伍导,这道理我也明白,可您想之前费了这么多功夫找了什么谢冰冰、秦薇的,人家甩都不甩我们,连那拍电视剧的次货都避之不及,我们哪还有挑三拣四的余地。

  就拿那杨唯来说吧,在拍《食界》之前还不是无名女学生一个,一上来就当女主角,几场大尺度激情戏后就成国际女星了。

  这温少媚好歹还演过戏,而且经常参加那些被一大群色老头长枪短炮对着的人体摄影,连绳艺都敢玩,我敢说剧本里那几场裸戏她绝对可以胜任!」

  伍尔鹏沉默了,连他自己都认为像廖观音这种大尺度的演出,只有那些处于底层并急于成名的女星才有可能去接。

  在听到蔡弘明的劝说后他心动了,决定亲自会一会这名「国模」。

  第二天,蔡弘明带着温少媚来到伍尔鹏的办公室,这位穿着露脐装、热裤加一双露趾高跟凉鞋的少女刚一进门,一股茉莉花清香就扑鼻而来,尽管少女脸上只化着淡妆,可光那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就足以让多年阅人无数的伍尔鹏心动了。
  和平日里那些花枝招展、涂脂抹粉的女明星比起来,眼前这位少女穿着性感但不妖艳,给人一种可爱清纯的感觉。

  「咳,妳就是温少媚小姐吧?」

  「是的,伍导,叫我小媚就行了。」

  「唔,小媚。相信在妳来之前小蔡就跟妳講过了吧?妳要扮演的角色是一位清末的女英雄,死的时候才十七岁,所以我们要找一位长相年轻的女演员,这方面妳是完全附合条件的。

  另外我特意看过几部妳参演过的电视剧,做得还算不错,要演好廖观音这个角色在前面部分我相信对妳来说不成问题。现在最关键的是后面部分,妳有看过小蔡给妳的剧本吗?」

  「我看过,就是要脱光了受辱,最后还要光着身子上刑场杀头。

  说实话,对于光着身子在人群中演戏我倒觉得没问题,因为我经常参加那些露天的人体摄影活动,很多时候都是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围着我来拍照。

  不过要和刽子手演床戏,手脚还要被绑住,想起心里有点疙瘩,不知道这是来真的还是来假的?」

  「妳看过《食界》吧,差不多就是这个尺度,要我说的话就是半真半假吧,不过我们会做好安全措施,妳不会因此而怀孕的。」伍尔鹏幽默地说。

  「那,光着身子杀头呢?还要被绑住,会不会一不小心真把我的头给砍了?」
  「关于这一点妳可以问问小蔡,道具是由他负责的,刀面涂上仿不锈钢漆,真实的材质是硬塑,刀口是钝的,即使不小心用力过猛也只是痛而已,不会真把头给砍掉。拍戏时只是做做样子,后面全是用特技来处理的。」

  两人经过一个下午的面谈后一拍即合,为了让对方更加放心,伍尔鹏还带她到蔡弘明的工作室,让她看一下那柄道具鬼头刀,因为是用硬塑,所以拿起来很有质感,刀刃则明显是钝的,为了安全起见还多上了一条软胶。

  与此同时,蔡弘明还拿出了一颗硅胶做的人头模型和一个人形钢架。

  「小媚妳看,这是特意为女主角准备的道具,这颗人头只是做了个雏形,因为女主角未选定,所以一直没动手,现在可好了。」

  「呵呵,把这个做成我的模样,拍杀头的时候就用这个来代替?」

  「真是冰雪聪明,就是这样,至于那个人形钢架也是,因为女主角要裸着身体,所以在女主角没定之前不能上硅胶,这几天我可要忙坏了。」

  「嘻嘻,那要不要我留在这里当模特啊?费用另计。」

  「不用了,我那哥们拍了妳不少美照,几乎把妳全身上下拍了个遍,有这些就足够了。」

  「哼,要是做得不像我可要找伍导投诉去喽。」

  第四节:新闻发布会

  五月长假期间,《廖观音》的新闻发布会在上海的某假日酒店如期召开,出席的有导演何守仁、副导伍尔鹏、赞助商赵定先、女主角温少媚还有何家班的法律顾问吕国豪。

  「何导,我是C市娱乐周报的记者,我想请问为何会拍这种血腥的刑场电影,是什么原因让你有这样的灵感?」

  「首先我得纠正一下你的观点,我要拍的并非一部渲染血腥的电影,《廖观音》讲述是一位清末女英雄的起义事迹,至于廖观音被斩首只是电影的一部分而已,并不是全部内容。

  至于灵感,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原因,只是不少导演在拍清末女性英雄时都把目光集中在秋瑾上,却忽略了同时期的廖观音,比起前者她的经历更为坎坷,下场也更为悲惨。

  我觉得作为一个电影人应该把视野扩阔一点,不要总把一个鸡蛋丢到锅里反覆炒。」

  「何导您好,我是香港K电视台的记者,想请问一下,从电影的宣传及广告来看,女主角在上刑场时必须全身赤裸,而且还会应用最新的特技来表现女主角斩首时的情景。

  因此内地以及港台很多评论都说您是故意用色情和血腥来吸引票房,不知您对此有何看法?」

  「记得我年轻时看美国的牛仔电影,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里面的人中了枪竟看不到枪眼,也没看到有血从身上冒出,演员往往只是做一个中弹的动作就倒下了。

  同时期的日本剑客电影也有类似的情况,人们中了剑身上根本没伤口,可却装得十分痛苦的样子倒下……。」

  「请问,这跟您眼下拍的电影有什么关系?」

  「请不要打断我,我正要解开你和一些无知评论家的疑惑。

  早期的电影基于技术上的因素没能真实,或是接近真实地反映某些内容,比如刚才提到的中枪、中剑,甚至是早期的战争片的爆炸、死亡场面现在看起来也相当可笑。

  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随着技术的进步可以通过特技把以上的场面以越来越真实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

  「但副作用就是——你刚才提到的『血腥』,这点相信大家都有同感。
  《廖观音》也一样,我不过是通过现代的特技,以最接近真实的方式来反映这一画面而已。

  另外我必须纠正一下,女主角上刑场时是半裸,而非全裸。

  这一点大家可以查一下清末时的记载,当年廖观音处斩时确实是裸着上身,这是当时对女性造反者惯用的手段。

  我只不过是真实地将当时的情况反映出来,和搞色情是两码子事。」

  「何导您好,我是新加坡ZR电影月刊的记者,我很能认同您刚才的说法,只不过通过特技来把女性以羞辱的方式处死表现出来真的有必要吗?

  正如您所说,电影主要内容只是讲述廖观音的起义生涯,至于行刑部分只是一段小插曲,据我所知除了杀头外还有女主角在牢房里受辱和游街的场面,表现方式是如此敏感,会不会在上画前无法通过当地的审查?」

  「我不认为这是一段小插曲,女性裸刑在中国的历史是相当悠久,只不过大家都不愿意去了解和面对这一阴暗面而已。

  至于审查,大家不必担心,我已经咨询过法律顾问,电影所表现的尺度在有分级制的国家和地区通过是没问题的。

  至于中国内地,我们会针对这一市场另外拍一段廖观音和衣上刑场的画面,同时删减牢房受辱和杀头这一段,相信这一版本在内地上画时是没有问题的。」
  「温小姐您,我是台中DB电视台记者,听说您是靠拍裸照成名的,还拍过不少绳艺照片,请问是不是因为有了这段经历才接拍《廖观音》的?因为此前大陆有很多女星都不敢接拍,就是因为里面的尺度过大。」

  「我并不是因为这个才去拍的,只是觉得这个角色挺有挑战性,所以想试一试。」

  「据宣传资料介绍,电影还会出现女主角裸体游街的情节,您是不是觉得光着身子在众目睽睽下展示会特别刺激……。」

  「这位记者先生!」伍尔鹏连忙打断对方的发问。

  「我觉得您问的问题与电影无关……。」

  「请温小姐回答。」那名记者有点儿不依不饶。

  「我来回答你的问题吧。」何守仁出手『护花』了。

  「那些在美术学院里做模特的女孩被学生们盯着画时刺不刺激呢?我不晓得,但这是工作,与刺不刺激无关。

  至于说到尺度大,接拍的人确实需要一定的勇气,我们为何不为温小姐能拿出这份为艺术献身的勇气鼓掌,反倒要无端地猜测她的动机呢?」

  「网上不少人都认为温小姐接这一部电影是想学甄琪、杨唯那样一脱成名,而并不是为了您刚才所说的艺术。」

  「古人有句名言叫『谣言止于智者』,如果这位先生喜欢听谣言的请你继续回家上网好了,我相信温小姐只希望和智者交流,谢谢。」

  「温小姐,听說妳曾经和摄影师上过床,不知有没有这回事?」

  「网上传女主角选角期间妳在伍导的办公室呆了很长时间,是不是有不正当交易?」

  「妳的前男友在微博上說妳曾堕过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

  之后娱记们不停地向温少媚问一敏感的问题,感觉像是事先约好集体过来找碴的,不过都被何守仁巧妙地挡了回去,伍尔鹏则在一旁捏了把汗。

  当晚温少媚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哭,没有和大家一起吃宵夜,何守仁和伍尔鹏都有点担心她会不会打退堂鼓。

  所幸第二天早上,她依旧阳光满面地出现在大家面前,仿佛早就忘掉昨天新闻发布会上的事情。

  「老伍,这女孩儿心理素质还算不错,有前途,有前途。」

  「大概吧,不过她也应该明白女主角的片酬可是她演一辈子配角都赚不到的,再说合同也签了,毁约的代价她可承担不起。」

  「老伍你怎么变得和那些娱乐记者一样满脑子负能量,为什么不朝好的方面去看呢?再说《廖观音》若是能卖座,咱们今后在这里就有了一席之地。」
  「好好,何大智者,我说不过你。

  从今天开始咱们还是把心思放回电影上去吧。」

  第五节:开机

  五月中旬,《廖观音》在江东影视城正式开机了,尽管演员们都不是电影界的名星,但表现却比想像中的要好。

  像男二号「曾阿义」、大反派「岑春笧」都演得像模像样,至于女主角「廖观音」更是演出了少女英雄的神韵,那张娃娃脸认真起来时眉宇间还真透着点英气。

  在经过两个多月的紧张拍摄,大部分的剧情已经完成,终于进入到真正的重点阶段——廖观音起义失败被俘。

  影视城有一个古式的牢房建筑,专门供给那些拍古装牢房戏的剧组,不过何守仁觉得这牢房的布置过于简单,无法满足剧情的需要,于是早在电影拍摄的中期,何守仁便和影视城方面谈好,将牢房重新布置,还在后面加建了一个刑讯室。
  在完成公堂审讯的情节后,刑讯廖观音的第一场戏马上就要开始了,准确地说是整部电影的第一场裸戏。

  在布置刑讯室时大家的心情都特别紧张,虽然他们都看过温少媚的裸照,但当知道要看到她真人在大家面前裸露时,内心都十分期待。

  这时一个陌生的脸孔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一个方脸壮小伙子,他到场后就换上一套红色的狱卒服装,同时化妆师在他脸上和胸前粘上浓刻的毛发。

  「这家伙是谁啊?之前好像没见过。」

  「就是俞兵找回来的刽子手啊,因为前面没他的事,所以一直没来。」
  「呵呵,原来是这小子,真羡慕他,要是我有他这么壮也去申请当刽子,好好亲亲温少媚的芳泽。」

  「别做白日梦了,你要么像陈朝伟这么帅,要么像他那么壮,不然这辈子都轮不上你。我劝你还是回家看着温少媚的套图自个撸撸吧。」

  「哈哈哈。」

  首次出场的徐大华似乎没有听到场记们的讨论,依旧面无表情地坐在位子上让化妆师摆弄。

  而女主角则在自己专用的化妆室里做准备,当门打开时,大伙立刻停止了意淫的谈话、

  只见温少媚弄了一头蓬乱的发型,脸上还有些许「血迹」和脏东西,身上围着白色的大浴衣,一双小巧的赤脚穿着一对大拖鞋,发着「哒哒哒」的响声走向刑讯室。

  大伙儿都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因为他们都晓得白色大浴衣里面正是「套图」里的那副裸体。

  拍摄要开始了,演员各就位后,温少媚解开浴衣带子,在众人面前从容易地脱下浴衣,露出了那副白嫩丰满的肉身。

  大家的注意力都不由自主地集中在温少媚的身上,正是那副「熟悉」的裸体,只不过比平时看到的更有立体感罢了,有个场记还调皮地吹了一声口哨。

  温少媚的身上多了一两道「伤痕」,显然是化妆师加上去的,当作是廖观音在战场上所受的刀伤。

  为了尽量减少剧组工作人员「揩油」的嫌疑,将温少媚绑在受刑柱上的活全由女性工作人员来干。

  「刑讯第一场,开始!」随着一声令下,旁边一桶冷水「哗」的一下泼往「晕迷」的廖观音头上,当廖观音好不容易睁开眼睛时,趾高气扬的岑春笧捏起她的下巴,狠狠地问道:

  「陕南的那帮拳匪躲哪去了?说!!」

  「不知道!」

  「不知道?小姑娘,看妳小小年纪本官出于恻隐之心不忍对妳动刑,若妳不识好歹,那就休怪本官铁面无情了。」

  「岑老怪你少废话,要杀要剐,悉随尊便,要我廖九妹出卖兄弟,休想!!」
  说罢还一口唾沫吐往岑春笧的脸上,岑春笧怒了,马上下令刽子手动刑。
  接着刑讯的第二场开始了,何守仁用了三台摄录机分别在前、左后、右侧来进行拍摄,以增加后期剪辑的素材。

  徐大华扮演的刽子手要上场了,只见他缓缓地放下缠在手腕中的皮鞭,原本平静的脸渐渐地变得狰狞,随着一声大喝,皮鞭「呼」地往温少媚的娇躯鞭去。
  徐大华手上的皮鞭是蔡弘明用软胶特制的,打在身上只有少许感觉,并不会真的伤到皮肤,女主角则要通过身体上的感觉来做出夸张的抖动和发出凄惨的叫声。

  整个行刑过程分为好几段,每停一次,化妆师就要在温少媚身上加上伤痕和血水,同时还放一小血包在她口中,好让她在特定时段咬破,让血从嘴角中流出。
  「说不说!?说不说!!?」徐大华越鞭越起劲,表情也变得越来越凶,龇起的牙齿仿佛要把嘴唇给咬破,温少媚则配合着扭动脑袋叫喊着。

  在开头几段还很正常,但到了最后一段时温少媚的喊声似乎带着悲鸣了。
  「说!!快说!!」

  徐大华激动得瞪目扬眉,手中的皮鞭越挥越狠,温少媚喊着喊着突然大叫:「停,停,快停!!我好痛啊!!!」

  「CUT!!」何守仁一看不对劲马上示意终止,可徐大华仿佛着了魔,仍旧把皮鞭挥得呼呼作响。

  「小徐!停下来,停啊!!」看到他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时,伍尔鹏马上指挥场记冲上去拉着他。

  「喂,停下停下,导演喊CUT了啊!!」三个场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拉住了徐大华,夺去他手上的鞭子。

  与此同时,那些女工作人员马上冲去受刑柱那儿,一边解开温少媚四肢的绳子,一边用湿毛巾抹去身上的「伤痕」。

  伍尔鹏怒气冲冲地走到徐大华跟前,揪着他的衣领骂道:「你小子是不是疯了?导演喊停都不停啊?别以为你是新人就可以胡来,再有下次马上开除你!!」
  附在徐大华身上的「恶灵」似乎跑了,那副凶脸已恢复到之前的憨厚模样,只见他一脸不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