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山村母子的奇事
山村母子的奇事

一.看秋



金黃色的大地洋溢著豐收在望的氣息.部隊休假一月,.我急忙趕回兩年未能回的老家.母親十分高興地爲我接風.讓我感受家的溫暖.



回家兩天后,無所事事.因爲母親一直不讓我干活,但由于父親去世得早,母親一個人忙里忙外,我心里很是過意不去.那時還是大集體年代,做的都是掙工分的活,我家就母親一個人做工,所以家里很是困難.隊里看到我回來了.又正是快秋收之際,地里的苞谷快熟了.隊里便讓我去看秋,以掙點工分.看秋就是不讓人偷苞谷.我在部隊兩年,身體很高大強壯.捉賊正是我的強項.于是我也樂意接受了.



隊里有很多去看秋的地方,有的遠,有的近.我因年輕,隊里便分我一個很遠的地方.回家母親問我.我怕她擔心,就說了一個很近的地方.母親很放心,到了晚上,我便帶上被子去地里了.第一晚沒有半點動靜.我很高興,這是一個睡睡覺就能掙錢的好活.第二晚,天很暗.頭半夜沒有任何動靜.但大約一點多,我睡得模模糊糊,突然有摘苞米的聲音.我沒有作聲響,慢慢尋聲音而去,猛抱一下.果然是有人,但卻是個女的,我的一雙大手剛好壓在她的胸部上.那是一對很大的奶房.我用力過大,一下把她壓在地上.我沒有動,因爲躺在女人豐碩的身體上很是舒服.而且我也怕她知道我是誰?婦人先也沒動,過了一會,她手開始動了.我以爲她要反抗,哪知她開始脫她的衣服,一對碩大無朋的乳房便握在了我的手中,我的巨吊一下就跳了起來.她又開始脫她的褲子我摸索到了她肥大的屁股和肥厚的屄.那里已是陰門大開.早在部隊里同女友有過性經曆的我,一下就把大吊插入了她的陰道里.這婦人好象很久沒有人操了,感覺那里已是淫水直流我便一陣猛抽她也用肥大的屁股來接受我的大吊.由于我有一米九的個子.所以我的吊是特大號的女友常說我的吊太大了.今晚卻是棋逢對手.這婦人的屄大而水多.正好適合我的大吊我用力插入一陣后,猛射在她的陰道里.完事后,婦人穿上衣,抱起一些苞谷走了,我一直睡到天亮.



回到家里,母親問我:看秋怎麽樣?我說:睡了一晚,什麽事也沒有,很好.到了第二天晚上,我又去地里.到了半夜,婦人又來了.這次我把她拉到我的床上.脫掉了她的衣服,用力地揉搓她的大奶,並吮吸她的奶頭,不一會,她就是陰門大開,淫水流到了我的大腿上,自己把她的屄套上了我的大吊.在我的猛烈插入下,她的陰水直湧.這讓我的大吊十分爽快,她的肥屄好象是專門爲我的大吊而生的.很是合號.在我一陣猛射之后.婦人似乎很滿足地帶了一苞米走了.



一連上十天,這婦人天天晚上都來,看來讓我操上了瘾了.我也開始留意婦人,一天晚上,我在操她的時候,把她的身上摸遍了.發現她的頸上有一顆痣.于是我在白天開始留意我村三十多歲的婦女,看哪個有痣.但找了幾天,把全所有的婦女都看了一下,都沒有發現一個在那個地方有痣的.這讓我十分疑惑.剛好那幾天,幾個看秋的在一起講鬼的事.說我那個地方女鬼多.還問我是否看到過女鬼.我本來不信這事.但讓他們一說.我也害怕起來.我更想搞清這婦人是誰了.那天晚上,我更是狠命地操她,想讓她發出點呻吟.但她卻咬牙沒有呻吟.但我也在她的大屄里抽送了幾千下,讓她也筋皮力盡.



第二天,我又開始找這頸上有痣的女人.但也一無所獲.莫非真有女鬼不成.我回到家里想和母親說說女鬼的事.母親正在洗頭發.突然,我發現母親的頸上有一顆痣.難道那婦人會是母親?我嚇了一大跳.這時母親提著一桶水進房洗澡.我爲了弄清真是不是母親.我便躲在門后偷看,母親平時都是穿破爛衣服,又寬又大.看不出身材.這時母親脫光了衣服.果然是一對碩大無朋的乳房.而且白白淨淨.肥大的屁股還有點翹.這都很象晚上婦人的身材.但我覺得晚上的婦人應該只有三十多歲而母親已四十多了.應該不會是母親.我滿是疑惑地去了地里.這次我帶了一個電筒.一心想要搞清挨操的婦人到底是誰?



到了半夜,婦人又來了,這次我沒有慌忙,慢慢脫了她的衣服,並開始吻她的全身.並吮吸她的肥屄,這讓這個農村婦人興奮不已,當我的大吊插入時.那時已是水流成災了.我把握機會,一陣猛插,身下的婦人開始呻吟起來了,我覺得聲音很熟,真的象母親的聲音.但似乎又不是.這時我感覺婦人已閉上了雙眼.我便開了電筒.認真一看.大吃一驚,我最不敢想的事竟然出現了.這婦人真的是母親.一對大奶還在不停地抖動.我熄了燈.一時呆住了.但母親似乎正在高潮.屁股不停地扭動.陰道里淫水直噴.這讓我的陰莖暢快不已.便把大吊一挺,直插入她的屄心.讓她暈頭轉向.猛射過后,我茫然不已.母親卻穿她的衣服,滿足地走了.



我真不知第二天晚上怎麽辦?可在第二天,剛好一場大雨.看秋提前結束了.我匆忙告別母親,去了部隊.



二.探親



部隊呆了八年,因前兩年回家探親,在看秋的時候遇到了一件難以言說的事。所以一直沒有再回去。最近因與女友快結婚了,女友說要陪我回去看看我母親,並在老家辦婚宴。我也想那麽久沒有回家,實在很想家了,並也好把婚結了。于是我們一起踏上了回家的火車。



一到家里,母親看到我帶了女友回家,十分高興。由于父親去死的早,兩個妹妹已出嫁。家里就只有母親一人,晚上吃飯,母親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晚飯,並拿出了家里釀的米酒。米酒在我們那個地方很盛行,而且很甜。女友試了下,大聲叫好,並要母親也吃幾杯。母親一向不喝酒。但看到女友興致那樣高。便與我們一起喝了起來。我也是很久沒喝家里這樣的好酒了,便一陣痛飲。哪知這酒由于釀的時間長,后勁很是足。幾碗酒下肚之后,我感覺醉意已上來了。我上了一趟廁所,回來一看,這時,女友與母親,更是已醉得東倒西搖,並都把外衣脫了,女友露出了她性感的內衣,而母親一對大乳也若隱若現,並在不停地抖動。在二年前看秋的時候,我因無意而與母親搞了好幾次。那年母親四十歲,兩年后的母親身材還是老樣子。依舊是那樣的豐滿而性感。我看到她們的醉態,只得顧不上頭重腳輕,把她們扶上炕上。家里只有一個大炕,我便把女友放中間,母親放在最里邊,我躺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