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妻子和女儿的侍候三
妻子和女儿的侍候三

第二个星期日,妻告诉我赵终于同意来我家。事前他一直问淑容我出差的行程,打电话的内容,分析了一番,找不出什么破绽,才答应下来。



星期一,我“出差”三天了,妻照约定打电话回来。



“喂?佳美吗?”她故意叫女儿的名字。“是我。”我回答。“妈妈要回家了,你睡了吗?”“知道了。”



“啊,真乖,妈妈回来的时候要看见你上床了,知道吗?”“嗯。”“好了,再见!”



妻挂了电话,我早就把女儿打发去睡了,并把她的房门反锁,叮嘱她不要出来,不要对任何人说我在家,等等。至于儿子,我把他送去外公家玩一晚上。



我领教了赵经理的谨慎,事先在床底钉了块板,铺了席子,放了枕头,又在床对面挂了块大镜子。放了电话,我就钻进床板下躺好,等着妻和情夫。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听见门响,然后是妻的脚步声和小声的说话声,然后两双脚进了我的卧室。



灯开了,随即又关掉,然后门也关了。后来妻告诉我,赵经理进来前在街口站了好久,直到没人才让淑容下车开门,他随后飞快地跟进来,因为怕邻居看见。



进了我家,他又把每个房看了一次才进卧房,淑容开灯,他马上关掉。



“看啥呢?都告诉你没人了,还疑神疑鬼的。”随着妻的声音,我看见一道手电光在屋内照来照去,又照床底。幸亏我的床板悬空,他什么也照不到。



“唉,还是小心点好。”



好一会没有声音,我轻轻翻了个身,探头从床边早开好的细缝中,透过床上垂落的镂空床罩向外看去。



妻靠窗站着,赵站在她对面,两人拥抱接吻,不时低声说着什么。很快,赵经理开始边吻我妻子边伸手摸她的乳房,我有点兴奋了。



妻嘴里唔唔地呻吟,两手在赵经理双臂上不知是抚摸还是推挡,我感到她的眼睛向我这里瞟了一下,很快又闭上了。



妻穿着件白色的吊带裙,赵经理隔着裙摸了一阵,就把她的吊带和乳罩肩带一齐捋到胳膊上,又把我妻子一只白嫩的乳房掏出来把玩。



他看起来很性急,捏了几下奶子,就把我妻子的裙子往下压到腰际,再连内裤一起推到大腿,然后用脚踩到地上。



房间里光线很暗,妻洁白丰满的裸体发出白白的光辉,可以见到她深色的乳头和胯下黑毛。赵经理的肤色较黑,当他摸我妻子的身体时,看得也很清楚。他用力把中指插入我妻子的阴道内抠来抠去,抠得淑容哼哼起来。



正看得有味时,赵抱起我妻子向床走来,天哪,真是太猴性了吧!



扑通一声,两人重重倒在床上,淑容娇吟一声,赵经理笑着安慰几句。两人的脚还垂在床沿,从动作上看,赵还算温柔,插入很和缓。床上的妻子发出一声低吟,我估计赵经理的阳具已插入我老婆的阴道,然后见他立在地上的腿前后振动起来,大约是在抽插。



一会,床吱吱地响,赵的脚缩上去了,我只能听见妻子和她的情夫亲吻声、娇喘声、打情骂俏声。呆了好一阵子,我几乎忍不住要出去了,这时头顶传来赵的啊啊声,我终于下定决心,悄悄爬下隔板,掀开床单,探身扭头向床上望去。



妻躺在床上,大腿大张着,屁股正对我的脸。赵也光着屁股,似乎还穿着衬衣。他压在我妻子身上,阴茎插在她阴户内,只露出睾丸。两人仍在亲吻、爱抚。



赵趴了好一会才起来,我忙缩回去。听到两人在低语,穿衣,道别。赵说:“你别送了。”



“不嘛,我送送你。”“别送了,真的,小心让人看见。”不,我帮你去门口看看,你再出去。“”好。“



两人又接吻,然后妻先出去,开了门,大约是在门口张望,接着赵出去,门关上,听到汽车发动机远去,我才爬出来。



妻仍站在门口,穿着那件吊带裙。我向她走去时,她羞答答地看了我一眼,低下头去。“看过瘾啦?”她问。



我没说话,抱住她摸摸,乳罩内裤都没穿。“射进去了?”我感到阳具在妻阴道里沾了很多东西。



“嗯,我吃了药,不要紧的。”“舒服吗?”“你说谁?”“赵经理啊。”“嗯哼,你坏!”



“说啦!”我脱光太太的衣裙,把她抱到房里。



“不舒服!”“还说呢,我听到你哼哼唧唧的。”“你好坏!偷听人家……”



大半年后,淑容按我的要求,没有吃避孕药,而我则坚持戴套,不久,我太太怀上了赵经理的孩子。



这天是农历新年。



爆竹声中,家家户户忙着做年夜饭,欢声笑语,菜香四溢。



妻挺着大肚子,带着女儿忙里忙外,我和赵经理坐在客厅打牌喝酒,儿子在看电视,玩游戏。



赵家在黑龙江,公司过年生意红火,加上过年车票难买,就没有回去,应邀来我家过年,这时我们比较熟,他也没那么拘紧了。



淑容端菜出来,我暗示她好多次,赵刚好又问她要不要帮忙,她才说:“好吧,你来帮我端端菜吧。”赵站起来对我女儿说:“佳美,你看电视,叔叔来做。”



女儿高兴地答应,去看电视了。



十分钟后,赵仍没端菜出来。我偷偷走进房间,移开墙上一幅画,那里有我新开的小洞,孔通到厨房,被一个挂在厨房墙上的筛子挡住。透过筛孔,我见到妻子和赵经理搂在一起亲吻,赵不时看厨房门。



吃饭时,我不停和赵喝酒,妻假装劝我,我假装不听。赵在商场上打滚,酒量不错,我也不差,但却装醉。喝到半夜,我说想睡,就去女儿房间。赵笑说我走错了,我装醉胡闹一阵,硬是进了女儿房里。



当晚,妻子独睡,赵和我儿子睡。等女儿也睡着了,我听到儿子房门打开,然后是妻子卧房关门声。我偷偷潜出房,蹲在门外,听到里面有两人说话声。



妻子和奸夫的淫声浪语,让我全身发热,当即脱光衣裤爬到女儿床上,抱住女儿,脱了她的内裤和奶罩,正摸得兴起,妻进来了。



“怎么啦?”我放开女儿,女儿忙穿上内裤,扣上乳罩睡好。



妻看了一会,没说什么,只道:“赵经理让我来看看你睡了没有。”“睡了睡了,你也去睡吧。”我挥挥手。



妻又犹豫一会,才撑着腰,挺着肚子去了。



我又费了好一番力气,才再度把女儿脱光,折腾了半天,终于射在女儿大腿上,昏昏睡去。



第二天中午起来,妻告诉我赵已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