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淫蕩老婆王玲
我的淫蕩老婆王玲

我老婆叫王玲,28歲相貌不是很漂亮,身材也不高,大概才只有1米55

,瘦瘦的,顯得很嬌小,而且脾氣還是比較倔,但還是很識大體,當初是我的一

個鄰居介紹的,就是因爲她識大體,所以我才決定和她結婚。



老婆的床上表現還算是比較積極,第一次發生關系就讓我舔陰,干到情深處

也能翻身做女主人。



總之我還是比較滿意的。



在新婚的晚上,我就和老婆深入的探討了兩性關系。



老婆告訴我說,你在外面有女人別讓我知道,我也不管,你只要對我好,對

這個家好就行了。



我問老婆,那你呢?老婆順嘴就說:我也找人就是了。



我立刻表示反對,從這個角度看,老婆對性的態度還是比較開放的。



這也就爲我和老婆后來的性愛曆程創造了可能。



同時,老婆對家的這種態度也是我放心讓她玩的主要原因。



說到這里有必要簡單介紹一下我自己的性經曆,我從十三歲開始手淫,算是

早熟的了。



開始迷戀黃色書籍(那時還沒有網絡的條件),上了初中開始偷偷摸女同學

的屁股和尾隨女孩打飛機,上大學了有了手機以后就開始偷拍心儀的女同學,最

好的場所就是圖書館了。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基本從13到26的這十幾年里褲裆里常常就是濕的,

而問我也養成了想射就射的習慣。



在工作以后也是同樣的偷拍和自慰,終于在結婚前兩年找小姐破了身子,從

此就無小姐不歡,大致算起來在和老婆結婚之前我已經和三十個女性發生過關系

了。



雖然常常擔心這麽多年的手淫會不會造成自己的早泄陽痿,但是就是忍不住





后來就想開了,反正世界上雞巴這麽多,我的硬不了了,就讓老婆出去找別

的男人玩。



也可能因爲操過太多不同的女人,所以對老婆被別人操也是心有向往。



直至和老婆結束了兩地分居之后,這種癖好已經深入靈魂,慢慢穩固。



可能這也是對性的有關東西涉獵太廣泛的原因,我的性意思已經轉變爲一種

廣泛的積極的特別的愛好,那就是淫妻欲的刺激。



這些也就是以后發生的這些事情的人文環境的成因。



各位狼友說了,你老婆說她要出去玩,你爲啥立刻就拒絕了呢,我就稍解釋

兩句。



結婚前的時候那些個念頭還僅僅停留在幻想,而且本身還沒有正式的性生活

,本身對夫妻生活還處在新鮮和盼望的過程,所以那個時候對老婆的占有欲還是

相當強烈的。



婚后一段時間隨著夫妻生活的趨于平淡,那些潛伏在靈魂深處的欲望就慢慢

升騰起來,發揮作用。



結婚以后因爲工作原因我們倆是兩地分居著,直到十個個月以后我們才終于

結束兩地生活,本想著終于能過著正常的夫妻生活了,經過一個月每天的竭斯底

理的纏綿之后,我明顯感覺到兩個人做愛的興趣已經趨于平淡,一般的體位變化

已經不起作用,而我也發現這種平淡開始吞噬我的性能力,以前至少半個小時的

戰斗力在老婆女上位的大喊大叫中變得只有幾分鍾,而老婆也明顯的感覺到不滿

意。



我仔細思考這個問題之后,和老婆商量怎麽樣才能開始挽救我們的性愛。



和老婆深入交談了半天以后,老婆同意其他人參加進我們夫妻的性生活里。



最主要的是繼續約定將性愛和感情剝離開來,不能影響到我們這個家。



說清楚以后我就開始撺掇老婆去外面勾引男人操逼,后來經過老婆對我的確

定再確定這不是考驗而是我的真心話之后,老婆這才一點一點的告訴我,要不是

這樣,按照她的話說,就是就是一輩子的秘密,因爲她不想因爲以前的偷情的事

情而離開我,況且享受偷情也不過是享受與男人做愛的刺激,她還是蠻重視我們

這個家的,也比較滿意我在床上的表現,既然我對淫妻特別的興奮,就說說增加

一下夫妻之間的情趣了。



雖然心里介意老婆瞞了我這麽久不告訴我這麽重要的事情,甚至有些想發怒

,但是考慮到自結婚以來我的玲兒對家對我還算不錯,我自己也瞞著老婆外面找

雞和炮友。



而且滿腦子里充斥著老婆白嫩的身子在別的男人身下喘息呻吟顫抖的想象,

一想到有別的各樣的雞巴光臨過本應是專屬于我的騷屄,我的雞巴就已經發硬發

燙了。



過程基本上是這樣的:她畢業后就出來打工了,那一年她22歲,這個廠我

知道的,因爲2014的年頭,我和老婆開始談戀愛,我們談了不到一年就結婚

了,我也去過她廠里,一直到結婚后幾個月才辭職不做,過來跟著我一起過日子

了。



二十二歲的姑娘,只身在城市打工七八年,。



雖然開始還有著些貞潔廉恥的底子,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和身邊耳邊耳宣目

染還有著相熟女閨蜜同事的有意或無意的言傳身教,再者老婆也一直單著也難免

會想東想西,終于談了一次戀愛,而老婆的初戀還是個新疆男人,在第一次被奪

取初夜之后然后又被另尋新歡之后,老婆開始了“四處遊玩”,但是一起“玩耍

”的主要還是一起工作的同事,畢竟一起六七年了。



我問老婆:「你們是怎麽開始的啊?」



老婆不好意思的邊想邊說。



剛開始時因爲小炮是同一個科的,管理得又是同一條生産線也,平時就嘻嘻

哈哈的互相打鬧,有一回打鬧的時候讓小炮給捏捏肩膀,捏著捏著就從脖子滑到

了胸前,老婆的胸比較小,可是敏感度高,特別享受摸胸的,可能大部份女人都

喜歡被男人摸的,我老婆也是其中之一。



我問老婆:「怎麽就能從脖子摸到胸了呢」。



老婆害羞推我一把:「不知道怎麽的,反正就到胸了」。



至此一次以后小炮就總愛在老婆身邊打轉,找機會揩油。



剛開始就是摸胸后來才開始摸陰和摳逼。



可見老婆的玩心還是蠻重的,老婆和我做的時雖然床上經驗不是太豐富,卻

是很享受做得過程。



因爲我早就告訴她,做愛就是爲了刺激爲了興奮爲了享受性愛帶來的快感,

要做就要做到身心合一。



而且她本來就喜歡玩,之前談的幾個男朋友大多也是抱著玩一玩的心態談的





失身也自然就水到渠成的發生了。



后來開始摸胸、摸屁股了,最后連生殖器也被摸了。



他肯定也看出我老婆的脾氣很好,所以膽子也就越來越大了,我老婆也不是

三貞九烈的人,好脾氣加上也有生理需要,于是就半推半就的隨他摸了。



小炮摸我老婆下面的時候是夏天了,夏天老婆衣服穿得少,摸摸也方便。



趁沒有人的時候他就抱住吻她,老婆就扭轉頭讓他吻臉、脖子,廠里是一個

大間,沒有小房間沒有特別私密的地方,他們只有偶爾在沒有人的地方才會小小

激情一下摸一下屁股和咪咪。



我問老婆:「他是在平時都是怎麽摸你呢,可是人不少呢”老婆說:「有時

候是在辦公室啊,我們一起去上報數據的路上會有一個彎角,就在那里可以爽一

下,反正了有人在旁邊的時候他就在別人看不到的時候把手伸下去摸我的逼逼(

也有例外的時候,不過那已經是后來了,才不怎麽避諱某些知道或者同樣有過關

系的人,譬如吳玉敏譬如后文中會提到的那幾個同事),如果有好一點的機會就

會連摸帶親的,反正會流好多的水,因爲還要上班,又沒有內褲,水會順著大腿

往下流,濕濕的感覺很自己好淫蕩啊的,只能覺得快到小腿的時候匆忙的去洗手

間拿紙巾擦掉。



那種時刻可能會被發現的感覺,特別刺激。」



我想:「騷貨”然后說,其他人呢?老婆羞了一下嬌羞的說,還不是因爲小

炮,老是摸我屁股,不留神被別人看見了,然后就一起玩了。



我問老婆:「小炮啥時候干的你?」



老婆想了想,說:「一開始沒有,因爲那時候他剛結婚啊,家里有老婆要交

公糧,而且還新鮮著,一直就沒有干我,后來半年以后,小兩口新鮮勁過去了才

開始干我”是啊,我認爲老婆說的是真的,老婆是個有正常性欲的女人,被脫光

身子摸乳摳穴,不難受才怪。



而且我見老婆第二次,就開始有性生活了。



我接著追問:「怎麽干的啊?」



老婆說:「還能怎麽干啊,就那樣干呗。」



“老婆,你詳細說說麽,小炮到底是怎麽干你的啊?快點說說」。



老婆這才開始描述:「那天下午小炮摸了我好久,下面流的太厲害了,心里

面癢的都受不了了,那天晚上吳玉敏恰好不回來,去市中心她表姐那里了,我們

倆就下了個早班一起到我住的屋里。



剛進門小炮就猴急的摸我的咪咪,我自己把衣服都解開了,小炮就連揉帶親

的,我就直接的拉他的一只手到我下面,癢死了都,讓他趕緊給摳摳解解癢。



他弄了一會我覺得超不爽,而且來之前心里面也已經就默認要他操我了,就

給小炮解了腰帶拉下內褲,摸著小炮咋就硬的發燙的雞巴,我就拉著往我逼逼上

湊。



順理成章的小炮就操上我了,最后還是后入的射到了我的屁股上。



那是第一次也是最爽的一次了。」



我問老婆:「那其他人呢??



干的怎麽樣啊,你最喜歡誰操你啊?」



“其他的啊!就伍哥喽。



伍哥老壞了,操我就老是吊著我,里面癢的要死還不插我非要我求他,壞死

了都,可每次都讓他得逞了,不過因爲他雞巴是彎的,插進來確實是蠻解渴的。



小炮了就是實打實的操,但是操的比較踏實,而且能操好久呢,操的我啊心

里覺得蠻舒坦。



大聖是喜歡情趣的調調,非要我穿著露咪咪和開叉的內衣干我,而且一個蛋

蛋有一般人的兩個半那麽大,每次射的超多,時間也很長,每次他射完了我渾身

就都是精液了。



勝利呢一看到我穿高跟黑絲襪就嗷嗷的,雞巴硬的要死,而且還長,雞巴頭

都能插進子宮里,操的高潮特別不一樣。



趙光就要變態一點,超級喜歡舔逼,每次干的時候舔逼就連屁眼一起舔了,

倒是也蠻舒服的,按照他說的我的逼水最美味了,有時候屁眼太癢了都想讓他插

了呢。



黑皮就喜歡盯著我的臉看著操,盯得我都不好意思啦,每次拔出雞巴都射臉

上,還得抹勻了說是做面膜,要不就是老是讓我吃他的精液,射精就要我用嘴巴

接了吞了,因爲他技術好,癢得讓人受不了,還能讓人高潮,拗不過吃的多了也

就習慣了。



最后就是老鼠了,他就喜歡折磨我,那些個大雞巴振動棒雞巴褲和sm繩都

是他買的,每次我都不行了還要摁著我拿振動棒繼續震,最怕他了,那些焉壞的

主意都是他出的。」



老婆接著說:「后來,他們干我的直到我辭職離開杭州了才再也沒有聯系了

。」



我突然想起來,我和老婆是10月1日結婚的,她第二年八月份才辭職不做

,難道說一直在這個時候,那些個男人還在干我老婆?我老婆有一點難爲情的點

點頭。



也就是說,從剛開始我們認識到離開杭州,我和那些個男人就在共享我老婆

的肉體,而且比我還干的老婆次數多的多了。



“老公,其實都怪你了,本來結婚以后我就決定不和他們來往了,畢竟我問

你的時候你說過不許我在外面找男人,可是,結婚以后你折騰了半個月就走了,

還每天晚上都挑逗我,人家流那麽水你也不管,剛開始邀請過我幾次我都拒絕了

的,他們就只能找吳玉敏玩,后來經不住他們輪番誘惑和吳玉敏的說和,就又和

他們玩了,不過開始玩之前我可是一直跟他們說清楚了的,還是只做愛,不插屁

眼,因爲人家的屁眼只能留給老公你來開發,雖然被趙光舔的舒服也堅持給老公

留著,畢竟得留一個第一次給你嘛。



我有點理解的點點頭。



既然這樣,事情就完全說開了。



我和老婆已經徹徹底底的溝通了。



剩下的事情老婆都給我說了。



當時我和老婆談了大半年,相互感情也越來越深,老婆對我還算合意,我覺

得老婆特別有女人味。



雙方父母也很滿意,希望我們早一點結婚,生孩子,我父母也可以趁身體好

的時候幫我們管管孩子。



于是我和老婆就決定下半年結婚。



和雙方父母商量了一下,決定在10月1日結婚,9月25日去民政局登記

結婚。



五月初我去杭州和她彙合因爲要在杭州拍婚紗照。



老婆又神秘的說:「八號你到的那天下午我不是說是下早班麽,其實那天下

午我都沒有去上班,本來準備是之前小炮約的,不過因爲前一天晚上玩的太瘋了

,沒有存糧了,中午就臨時和伍哥一起出去了。



直到六點多才從賓館出來去找你”當時我還以爲是急切的來找我,所以就臉

很紅的樣子,也沒有多想,原來是剛從被野男人干過了。



然后我們倆一起出去逛了一下,順便訂了一桌菜,因爲要請她的同事一起吃

飯。



來的同事里只有吳玉敏一個女孩,其他的都是年輕的男人們,當然也包括小

炮,剛開始時吳玉敏挨著老婆右手邊坐著的,一小會兒,吳玉敏就說要去和人喝

酒就和小炮換了位置就坐在我老婆的右手邊了,我在老婆左手邊上就座。



席上我沒有喝酒,老婆喝了一點紅酒,所以臉更是紅紅的了,席上老婆和她

的同事們閑聊打趣,吳玉敏也是很活躍,我只是看著,看著老婆紅撲撲的臉,和

有些緊張的身體,我感覺老婆羞澀的真好看。



后來老婆說,因爲是在和吳玉敏合住,所以吳玉敏早就知道老婆和小炮有關

系的,因爲我來了這邊吳玉敏還幫著小炮打掩護,看來平日里和小炮關系很深。



那天小炮落座以后,一邊打趣我和老婆,一邊向我們勸酒,我不喝,所以就

都是老婆在喝。



老婆說當時臉紅是因爲小炮的左手在在老婆的大腿根里面,手指頭已經探進

了逼逼里。



老婆出了好多水。



我才明白爲什麽當時老婆老是去廁所,而且當時小炮對著我把左手指頭伸進

嘴里舔,我當時只是覺得這個人好不衛生啊,原來他在吃老婆的淫水,要知道是

這樣,當時我的雞巴就肯定會硬的不行不行的,而且也不用說,在座的男人們桌

子下面雞巴基本都是硬的,按照老婆的話就是當著我的面在弄我的小逼,肯定是

刺激了。



那天吃完飯,我隨著老婆吳玉敏一起去她們的小屋里看看,因爲是兩室一廳

,她們倆住一個大屋子,還有一個小房間也租給了另一個女孩,女還常帶著男朋

友過來過夜。



去了洗手間我看見了一條比較寬大的男士內褲,于是猜想那個女孩的男友一

定是個矮胖子,心里還想著怎麽一朵鮮花又讓豬給拱了。



后來就是碰到了那個女孩的男友,是一個比較清瘦的男人,我改了觀點,但

是也沒有去再尋思那條內褲是誰的。



再后來突然想起這回事了我問老婆,那條內褲是小炮的嗎?老婆說是的,就

在我到杭州的前一天晚上,老婆和吳玉敏還在合租的房間里和小炮玩3p,因爲

干得太瘋了,倆騷貨流的水太多了,小炮的內褲沾上了淫水不好穿回家,所以就

留下讓老婆給洗了。



我問老婆,小炮是不是也常去她們的合租屋里過夜啊,老婆說過夜到沒有,

因爲晚上他要回家的嘛,所以偶爾有時候大白天的他們就一起玩雙飛,老婆和吳

玉敏就輪著和他做,因爲兩個逼公共一個雞巴哪一個逼也不痛快,所以老婆和吳

玉敏對這樣的玩法不怎麽上心,小炮卻是爽歪歪的,不僅雞巴操著逼還能享受著

毒龍舔屁眼,一有機會就要求來合租屋里玩雙飛,老婆他們也是被纏的不行了才

會和小炮玩一次。



最后老婆和吳玉敏她們感興趣的是玩多p和群交,最起碼也是每個人能分到

兩個雞巴的大戰,這樣的話一次就能爽好幾次,時間隔得久一點的話還能直接爽

虛脫了,不過這麽痛快的玩一次男人們就得徹底的休息一個月來回回神,畢竟這

種聚會也得看方不方便了,大家都有空群體操逼的時候確實會比較少,暫時他們

一起玩的男人就這七個,也夠玩了。



我奇怪吳玉敏又是怎麽參與進來的,老婆說吳玉敏大致看起來比較大大咧咧

的,其實啊心思蠻細的,小炮剛開始和老婆有關系的時候吳玉敏就猜到了,還暗

示小炮請客。



小炮哪敢不請啊,就請了,平時還送些飲料雪糕什麽的小吃的,然后就見怪

不怪了,那個時候老婆還沒有和小炮上過床呢,第一次上床過后,吳玉敏也知道

這件事情,還私下里問老婆爽不爽啊,老婆就照實說是蠻舒服刺激的,可能當時

吳玉敏就有點動心了吧,畢竟也還是單著過呢,也暫時沒有個男朋友滋潤,所以

有些想爽爽了,終于在一次小炮和老婆光著身子被堵到了屋里,然后吳玉敏就順

利成章的參與進來了,老婆原來的偷情變成了雙飛。



我問老婆其他人呢?是怎麽開始的啊?老婆有點不好意思了,嗲著聲音說,

就是賴小炮啦。



我驚奇的問,怎麽回事啊。



老婆這才開始給我講起來。



原來一次小炮又忍不住去蹭老婆的屁股時候,不留神被他們科長發現了,這

就是以后說的伍哥,于是漸漸地他們這個小圈子里的人就都知道老婆能操。



剛開始還是一個一個的來試探,是不是能沾點便宜,后來試探的時候恰好碰

到小炮請了一段時間的假,說是回老家了。



這就是老婆的性生活的一個空窗期,于是就接受了伍哥的操逼邀請,第一個

一旦得手,這第二個第三個就都來了,于是再等小炮回來,老婆周圍就多了一圈

的雞巴可用。



然后吳玉敏也很快就同步更新了這麽些個雞巴了。



開始還是各玩各的,不知道啥時候小炮漏了點他雙飛的待遇,然后就都有這

想法和要求了,3p慢慢的就4p最后大概在半年以后就變成了群交。



幾個男人一起玩老婆和吳玉敏兩個。



她們倆也很享受。



去她們的屋里看過以后當天晚上十一點我回到了房間,老婆還留在她們的出

租屋里。



因爲第二天老婆還要上班的,而且第二天我也有事情要做,但是說好第二天

晚上過來陪我。



然后轉天到市里住下拍照。



就在第二天下午,我還在杭州市中心準備回去等老婆的時候,老婆發信息告

訴我今晚不能陪我了,說是她們部門里快解散了要最后聚會一下,我心情很不爽

,于是找了以前的同事喝酒,當晚十點多才回去,沒有說幾句話就關機睡覺了。



第二天清早就去找老婆。



見面的時候我就對她的爽約表示不爽,老婆表現的比較難過,說是因爲怕別

人說她,所以那晚就沒有來陪我但也沒有去聚會,並表示后悔了。



也一直到后來我老婆才給我招了,其實那天晚上是一個以慶祝老婆王玲有歸

宿了爲議題的淫亂聚會,一下早班她就和那些男人們出去了,當然吳玉敏也算一

個。



在xx的老地方照舊訂了一個包間,一共七個男人和她們兩個女孩子,那七

個男人在我們前一天請客的時候都到場了的。



剛上完菜,這屋里的人就把門反鎖了,紛紛自己把衣服脫光,老婆和吳玉敏

脫的只剩下露著咪咪的情趣內衣和開檔內褲,腳上換上了特意帶來的超高細跟鞋

,吃飯麽,當然就先由她倆自顧自的吃飯,男人們輪著在她們周圍上下前后忙活

著,老婆叉著雙腿坐在伍哥的雞巴上一只手吃著飯,另一只手卻在不自主的撸著

小炮的雞巴,而且身子配合著另外幾個男人伸過來的手啊嘴啊什麽的,小炮讓老

婆摸了一會雞巴以后,等老婆停下吃飯,然后神秘的從衣服堆里掏出一個大的塑

料包,老婆仔細一看,卻是一把避孕套,每個套里的精囊里都有白色泛黃的液體

,老婆問小炮,這些都是你的??



小炮卻努了努嘴,表示是在座幾位一起攢了一個月的,然后才開口說,玲兒

,這些呢是幾個哥哥這一個月以來自己撸出來的特意攢起來冰箱冷藏起來起來給

你的預備的,吳玉敏都沒有這口福。



說罷還特意的看了吳玉敏一眼。



吳玉敏也故意的喊著,玲兒,還是你受歡迎啊,好事都是你的啊,以后你有

老公了,可得分我半個,也讓我借借你的福氣,說完還捂著嘴笑了起來。



老婆白瞟了她一眼,然后眼睜睜的看著小炮把精液都倒到一個碗里,小炮說

今晚老婆是主角,所以今晚的精液都是老婆的,吳玉敏呢只能被操不能被射,吳

玉敏舉手抗議結果被趙光舔的就哼唧開了,然后老婆吃任何東西之前都浸透了才

吃進嘴里,吃的津津有味。



一邊吃著一邊還哼著不成曲調的歌,因爲伍哥已經插老婆的下面,伍哥還在

不停的抖著,老婆的咪咪也被一邊一個的被兩個男人用嘴含著吸著舌頭挑逗著。



隨著伍哥的雞巴在老婆逼逼里有節奏的摩擦,老婆也是艱難的的吞咽著食物

,因爲接下來體力會消耗的很厲害,現在就得攢著力氣,畢竟今晚是所有男人的

目標。



吳玉敏也是哼哼唧唧的雙腿還時不時的打著顫。



老婆吃的差不多了,並且把碗里的精液舔得干干淨淨的,並且仔細把嘴巴的

精液食物舔進嘴巴里,才意猶未盡的放下筷子。



看到老婆吃完了,伍哥把雞巴抽出來,招呼幾個男人說大家都靜一靜,先由

玲兒和吳玉敏來給大家跳個舞,大家歡迎歡迎。



然后兩個女人開始在幾個男人中間撅著屁股扭來扭去,老婆大方的把屁股抛

向每一個男人,那姿態讓在場的每個男人都瞪大了雙眼。



吳玉敏還好,可是老婆一靠近哪一個男人,那個男人就對著老婆屁股上啪的

一巴掌,老婆賤賤的呻吟一聲,終于忍不住又一屁股坐到伍哥的雞巴上,兩手開

始尋找男人的雞巴,小炮不失時機的把雞巴往老婆的嘴邊湊,老婆也就順當的含

在嘴里,不自主的吞吐起來,一邊享受這男人的愛撫一邊占據著三個雞巴的富有

感。



伍哥不失時機的急切的抱起老婆開始抽插,兩手卻半抱著老婆手指按在了老

婆的陰帝上輕輕揉捏。



小炮還是霸占著老婆的嘴巴,老鼠一邊干著吳玉敏一邊卻把手伸過來摸老婆

的咪咪。



干了一會兒小炮對著伍哥說,伍哥,咱換一換,玲兒吹的太爽了,我都快忍

不住了,咱換一換,你來讓她吹,我想干她的騷逼了。



然后就像這樣,老婆輪著被幾個男人插了個遍,老婆呢也不管下面的雞巴是

誰的,任憑被插著還隨著雞巴的抽動晃著屁股,一副天然騷自然淫的味道,披著

頭發,兩眼迷離,晃動著大屁股,嘴里已經有些忍不住的要叫起來了,卻還在忍

著。



但是吳玉敏那邊已經叫的很大聲了。



每個男人都輪著操了老婆一會,伍哥開始招呼著幾個人圍過來,然后晃著雞

巴說,大家一起祝賀玲兒有了歸宿,這騷逼有了明主,來來來,大家一起射給玲

兒來慶祝一下,接著轉過頭對老婆說今天大家用精液給你道喜了,你可得都接好

了,不能辜負大夥的一片心意哈,說完大家就哈哈大笑起來,然后老婆就像日本

AV片里演的那樣,半跪在軟墊椅子上,盡力的撅著分著雙腿,男人們排了隊,

輪著用力猛插一頓老婆的騷逼,邊操著還邊把老婆騷逼里流出的水沾著往老婆頭

發上抹,覺得快要射精了就趕緊的拔出來往老婆的嘴上射,另一個男人就趕緊的

接著一頓猛操老婆,一個接一個的把混著老婆騷逼淫水的精液都射到老婆的嘴巴

里,老婆完美的接受了這些珍貴的饋贈,不僅不漏一滴的把六個人的第一輪精液

都吃到了嘴里,還把射過的雞巴都舔干淨了,最后一個射精的是大聖,因爲大聖

一貫射精噴的超級多的,所以老婆也索性就不奢求全部都吃掉,任憑大聖那一股

一股的精液打在自己臉上嘴巴和頭發上,還不時浪騷的把臉上的精液抹勻了,大

聖像是一個戰士,端著自己的機槍向老婆盡興的掃射,射一會還要再次插進老婆

的騷逼里猛的抽插幾下,感覺到逼里灌滿了,然后才拔出來再射向老婆的臉和胸





大聖射完的時候,老婆已經全身內外被精液全部浸透了。



這下老婆可是美爽了,暈乎乎的合起濕哒哒的兩腿,晃著沾著精液粘連到一

起的頭發,摸一把微腫的逼逼,喘著粗氣軟著腿掙扎著去拿了手機才邊給我發信

息,當時我剛回去,看老婆發過來說是沒有去聚會,然后我就一頓牢騷向她抱怨





老婆可能對我也有點上心,要不不能在玩的正開心的時候還能想起來給我發

信息。



老婆看到我的信息以后可能覺得有點歉意吧,而且這一頓猛操老婆可能覺得

也玩夠了吧,就沒有再玩下去。



對正在玩的男人們和吳玉敏說了下要回去了,稍事休息不顧頭發的淩亂和水

漬以及精液難掩的氣味在服務員奇異的眼神里出了門。



第二天我9點半我才過去,因爲老婆說吳玉敏起的晚,讓我晚一點去。



我去了時候老婆還沒有洗漱,穿著睡衣就直接去了洗手間,吳玉敏卻穿著一

件低胸的輕紗睡衣,里面紅色奶罩清晰可見,更讓人流鼻血的是下身的內內是三

根繩子的丁字褲,看見我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意,老在我身邊轉,一會蹲下去拿

東西,一會又申懶腰,翹翹的屁股和短短的裙擺和將露未露的陰部,這種撩騷讓

我一下子火力四射了,太誘惑了。



爲此差點被老婆給發現我在偷瞄吳玉敏,我懷疑是吳玉敏在故意勾引我,這

個猜測也在后面得到了驗證,只不過這是以后的故事了。



收拾齊備了還等了一下吳玉敏,因爲她也要一同出去,一起出去的時候吳玉

敏已經換上超短的連衣裙和白色紗網的高跟鞋,性感的光芒四射。



到了杭州市里以后我們就在市中心開了房,因爲這里比較方便去拍婚紗照。



十號晚十一號晚將近三天就呆在一起了。



那點時候在忙碌奔波拍照的間隙里我們一共也做了幾次。



我坐火車回湖南之后,老婆就能休息一天十三號周二正式上班。



我問老婆:「親愛的,咱們拍完婚紗照我走了以后,你不是休息一天麽,告

訴老公,有沒有和他們玩啊?」



老婆說:「你當你老婆每天都被人操啊,關鍵是心情你明白嗎,有心情的時

候才會讓他們操,沒心情的時候誰也別想碰我。」



我嘿嘿的笑一笑:「老婆,別岔開話題,實話告訴老公,那第二天有沒有被

操的心情啊?」



老婆假怒的推我一下:「你個壞人,這麽巴不得你老婆天天被別的男人操啊

,好像一個還不夠,還要好幾個一起玩你老婆,你個下流坯子,你老婆被別的男

人的雞巴操的死去活來的你很爽是吧??



真是不明白你是怎麽想的。



實話說就是沒有,沒有,沒有,那幾天咱們那麽忙還被你操了好幾次,你都

把人家的逼逼操腫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這麽問人家,你當人家下面是鐵打的

啊,總要休息幾天了吧。



我故意的說:「哦,原來是逼腫了,沒辦法玩了,要不你肯定還想操了吧?

你個小騷貨、小浪逼、千人操萬人日的賤婊子,但是也是我最最親愛的老婆,老

婆,我喜歡你是個公共廁所,哪個男人都能操,老婆我愛死你了,你看老公的雞

巴硬了昂”老婆有點感動了,:「老公,也就是你,能允許我這麽玩了,你放心

好了,老婆的身子是不干淨了,但是心里只有你只有這個家才是最最重要的,老

公,我也愛你,以后你說怎麽玩我就怎麽玩,什麽事情都告訴你都聽你的,你是

我最最親親的老公,也是我綠油油的好老公。



直到后來正經的我問老婆,王玲才告訴我說,當然是操了啊。



原來當天老婆送我離開以后回去就晚上八點多了,結果一進門就看見吳玉敏

和小炮老鼠在屋里玩3p。



因爲同租的女孩還沒有回來,所以叫的軒敞淋漓的,兩個男人也操的相當賣

力。



老婆進屋的時候,吳玉敏剛剛經曆了高潮,嘶著聲音的喊:「玲兒救我!!

!」



小炮卻還在一下一下的夯操著吳玉敏,老鼠卻翻下床拉摁著老婆就讓老婆舔

他的雞巴。



老婆也就隨著口起來,很明顯老鼠已經射過一次了,雞巴上還有殘留的精液

和淫水的味道,但是卻已經被舔的很干淨了,老婆王玲很仔細很用心的做著口活

,一小會,小炮也過來開始脫老婆的衣服,而吳玉敏卻光著下身在床上微微抖著





就這樣,吳玉敏的3p變成了老婆的3p,在老婆享受上下口飽滿的的刺激

的時候,吳玉敏緩過神來了,卻爬到老婆正在被抽插的飛濺著淫水的黑屄和老鼠

的雞巴結合處開始舔起來,先是用舌尖截住正順著屁眼往下流的液體,然后逆流

而上的舔到了老婆的屁眼上,老婆這麽一激,眼睛就要上翻,兩手抓著老鼠的腰

就要雞巴往屄里面兌,腰支著逼也配合著往雞巴上頂,嘴里還直喊來了來了。



激動的老鼠立即就抽出水淋淋的雞巴往老婆嘴巴里塞,小炮卻不失時機的挺

著雞巴接替了繼續讓操老婆的重任,老婆抽搐著身子艱難的吞吐著老鼠的雞巴,

而雞巴卻邊射精邊不停留的進出在老婆的嘴巴里,終于射完了,老鼠才把雞巴拔

出去去一邊休息了,而老婆卻已經筋疲力盡了,任小炮的操弄著,什麽也不管了

……。



再熬到九月底,終于我和老婆回家,領了證舉辦了婚禮,然后在家里一起住

了二十天才依依不舍的回去了,而就在結婚當天晚上就主動跟我坦白了她是怎麽

失身的,而且是在2008新年夜里,同時失掉了初吻和初夜而且爲此還大哭了

一場。



可能是爲了照顧我的情緒(因爲老婆知道我是個小心眼)說是也僅僅只是做

過一次。



直至后來完全沒有心理負擔以后老婆才實話是說了。



至破了身子以后,她就有些覺得無所謂了,后來就是相親介紹對象一起玩了

,反而對我卻是到了最后完全確定下關系了才讓我碰她。



用老婆的話說就是,玩一玩就無所謂了,但是要結婚要生活一輩子那就要一

而再再而三的考驗了,如果隨隨便便的就讓你得手了,你會怎麽想。



我想想也卻是是這麽一個理。



老婆結婚之前有七次戀愛史,與后來談的六個對象也上過床,大多數也僅僅

一次,然后就分手了,按照老婆的話說這叫婚前試愛。



不過我倒是覺得可能是老婆已經有了周圍的那些男人,反而對性生活卻比較

看重了。



性生活上不滿意那肯定就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



我問過老婆說我呢…老婆說你不一樣,因爲咱倆家的情況,外在條件是既符

合的,床上反而成了其次。



我問老婆對我的評價,老婆說還是相當不錯的。



我一翻白眼,廢話,你都經過多少男人操過了,雞巴都見多識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