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主宰同人之迦楼罗怼彩潇】
【大主宰同人之迦楼罗怼彩潇】
字数:136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此故事背景为上古天宫九府中的另一府

  「呼!终于成功了!」一个彩裙少女如释重负地感叹道,身上早已香汗淋漓,香汗顺着少女修长白皙的脖颈滑落,打湿衣衫。显露出少女曼妙的曲线。
  「真是大意了呢,虽然仅仅只是陨落了不知多少年的上古天宫的九府之一,但依然能够对我造成不小的危险。」彩裙少女心有余悸地感叹道。不过很快,她那天生带着些妩媚的眸子便起了些异样的波澜。

  「上古天帝,在九帝中实力亦属靠前,即便是爹爹也不一定比得过,可却依然在域外邪族的进攻中烟消云散。」彩裙少女的话中带着些忧愁,「那群邪魔真的那么可怕吗?」

  这少女正是炎帝之女萧潇。炎帝萧炎本便有着要护一护前辈传承的心思,自家女儿又经常对自己说想去天罗大陆玩玩,如今上古天宫出世,正好可以让女儿满足这个心愿。

  这一路上萧潇也颇为顺利,名字用的依然是当初对牧尘所说的「彩潇」。凭着自身强大的实力,自己一个美丽的少女倒也没有遇到不可抗力的危险,甚至轻松拿到了天宫金龙弟子的身份。但直到刚才为止,麻烦终于出现了。

  天宫九府府主名不虚传,即便陨落之后实力离地至尊尚有些距离也不是一般九品圆满至尊可以相比的,好在萧潇底牌颇多,最终还是超度了那已经被邪魔侵蚀的府主。

  即便如此,这九府之行依然让萧潇消耗不小,不过相比于天池洗礼来说,这些消耗还是相当值得的。

  「呼!这次的消耗真是不少呢,得赶紧恢复过来。」萧潇望着大殿中央的一座幽潭,潭水之中,有着睡莲生长,而此时,正有着袅袅青烟,自那幽谭中升腾起来,弥漫大殿。

  即便是一点青烟,其中都蕴含着极为精纯与磅礴的灵力,因为这一汪池水本便是由至尊灵液凝成。

  虽说如今这汪池水已经稀薄了很多,但价值怕是依然不会低于五千万至尊灵液,也足够萧潇勉勉强强用来……洗澡了。

  是的,虽然五千万至尊灵液对寻常的地至尊势力来说是一比庞大的巨款,但对于无尽火域来说,这却仅仅只是九牛一毛罢了,用来沐浴洗澡完全算不上浪费。

  当然,萧潇自然是有其它方法吸收这五千万至尊灵液的,只不过,沐浴是她最喜欢的方法罢了。

  萧潇走到幽潭边后,又向四周望了望,虽然明知道寻常人是无法穿过灵阵进入这里的,但一个美丽的少女在野外洗澡,终归还是警惕点为好。

  想到这,萧潇手中又挥出了一道彩光,又在入口处布上了一道灵力防御。
  这道防御中凝聚了她剩余的所有灵力,即便是九品巅峰强者也很难进入,就算是真的倒霉到碰上了九品圆满强者,这道防御应该也足以支持一段时间,让她恢复过来。

  可以说,这种防御是一种极为冒险的方法,但也是极为自信的做法,源于萧潇对自身实力的自信。

  到了现在,萧潇才感到颇为满意,心情也不由得放送了下来,沐浴本便是放松心情的方法,没有必要再紧绷着精神。

  萧潇自池旁蹲下,玉手探进池水,感受着其中精纯的灵力,脸颊上也是有着一抹喜悦闪过,这池至尊灵液果然没有让她失望,虽然量上稀薄了许多,但质上却分毫不差。

  警惕的少女又向四周看了看,再次确认附近的确没有人后才终于用玉手解下了面纱,倾城般的容颜终于脱离了束缚。

  那犹如远山般的眉黛,挺翘的琼鼻,红润的小嘴,以及那修长睫毛之下,犹如黑曜石般透彻的大眼睛,一切的一切都无限趋近于完美。

  成年后的萧潇,姿色犹胜其母彩鳞,虽然比起现在的火境主母来说欠缺了一份气质,但却无疑已经超越了当年还在下位面的美杜莎女王。

  紧接着,萧潇迅速脱掉了自己的鞋子,晶莹如玉的美足踏在池边,如同最精美的玉石,让人忍不住想立刻握住手中好好把玩一番。

  在已经确定了安全的情况下,萧潇终于开始松懈了下来,开始宽衣解带,少女身上的彩裙被缓缓脱下,露出完美无瑕的玉体。

  彩裙之下并没有过多的衣物,仅余贴身小衣,遮住了几处少女的隐私部位,凝脂白玉般的肌肤与彩色的贴身衣物十分亮眼,足以让任何性取向正常的男人移不开目光,真要比较起来,也许那材质珍贵的贴身衣物也没有萧潇的肌肤柔滑。
  然而紧接着,更加让人血脉偾张的一幕便发生了——萧潇利索地脱下了自己胸部的内衣,胸前那对已经颇具规模的玉乳正骄傲地挺起,乳峰高处挺立的红梅更是充满了诱人的气息。

  接着,萧潇弯腰翘臀,少女身上的最后一层衣物也已脱下,内裤脱落在了萧潇的脚踝处,原本便十分诱人的修长美腿此时与暴露在空气中的浑圆玉臀结合来看更是让人血脉偾张,双腿之间的神秘花园紧闭着,似乎从未向任何人开放过,周围的黑色芳草也十分整齐,彷佛会将任何男人拒之门外。

  萧潇的身体几乎集合了女性的所有美丽,倾国倾城的美杜莎女王与斗帝血脉的完美结晶在这个少女的身体上完全体现了出来,这个帝女彷佛拥有了不属于人间的美丽。

  精纯的灵力气息扑面而来,萧潇在此刻终于恢复了一些少女应有的活泼,一脚将脚踝处的内裤踢到了不知什么地方,而后便踏着玉足迈向至尊灵液池。
  双脚泡在至尊灵液中后,一股十分舒畅的感觉便从萧潇的脚底传来,让少女不由得再次惊喜,这至尊灵液池的精纯程度竟然犹在自己的预料之上,只觉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小的毛孔都在受到灵力的滋润。

  少女欢快地踏着至尊灵液,慢慢走近了池水更深的地方。随着身体与至尊灵液的接触,这些精纯的灵力更加活跃地涌入了身体,包括一些少女的敏感部位。
  「真是一群不乖的至尊灵液。」少女红着脸自言自语,而后便闭眼凝神,一边沐浴,一边全神贯注地吸收池水中的至尊灵液。

  府外,一个身躯修长的黑袍男子正仔细地看着面前的彩色灵力光幕,伸出手来犹豫不决,不知是不是该动手破除。

  他有着英俊如刀削般的脸庞。眼神深邃令人着迷,他面带温和的笑容。足以让得世间诸多女子感到迷醉。

  他正是来自圣魔宫的迦楼罗。先前彩潇破开他的记录获得了金龙弟子的身份后便引起了他极大的注意,像这种容貌和实力皆为极品的年轻少女可不是一般势力能培养出来的,因此,先前迦楼罗便向彩潇表达了自己温和的善意。

  谁知彩潇根本不买账,不但拒绝与迦楼罗过多交谈,甚至出手直接给了迦楼罗一道攻击,让他颇为惊异于这少女的实力。

  而这也成功引起了迦楼罗的兴趣,一个看似妩媚但实际却又冷艳至极的天之骄女,太有交好的必要了。于是,迦楼罗便继续跟在了彩潇的后面。

  这当然躲不过彩潇敏锐的感知,不过她倒也没有在意,也没有出手,而是直接加速甩开了迦楼罗,速度极为惊人,让迦楼罗吃惊了好一会。

  不过,迦楼罗毕竟也是九品圆满的天之骄子,虽然被彩潇远远甩开,倒也能勉强跟上行踪。

  因此,直到现在,彩潇已经解决了府主,并布好防御开始沐浴休息后,迦楼罗才赶到府外。

  「究竟该不该进去呢?」迦楼罗沉思了一会,不知下一步该怎么走。如果贸然进入的话,未免失礼,势必引起彩潇的反感,毕竟人家都布下了灵力防御,显然是「非礼勿入」的意思。

  可如果不进去,那一直都跟在彩潇后面的迦楼罗在天宫第一层可就一无所获了,这个时间下来,其它几府的争夺想必早已开始,再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唯一有可能占到些好处的,便是这一府。

  那天宫更深处的天池洗礼对突破地至尊可是大有好处,也是迦楼罗此次天宫之行的目的之一,若是没有府主信物,到时候势必处处受阻。

  对彩潇的忌惮与实实在在的天池洗礼好处,都是猛料啊!

  「没办法了,还是搏一搏吧!若是这次天宫之行成功,未来我必将一飞冲天,成为炎帝武祖那般站在大千世界最顶端的男人,这天池洗礼,还是不能失了。」迦楼罗终于下定了决心,向彩色光幕进攻。

  一道细微的金光从迦楼罗的指尖冒出,乍看之下,仅仅只如同一根金针一般微不足道,但如果仔细感知,便会发现这根金针中蕴含了何等可怕的灵力。
  这一击几乎算是迦楼罗除去一些特殊底牌外的全力一击,即便是九品圆满强者也会瞬间毙命,施展出这一击后,迦楼罗英俊的脸庞也不由得苍白了许多,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去。」迦楼罗轻声喊道,金针迅速向彩色光幕飞去,并没有任何惊天动地的声势。

  然而紧接着,从金针刺入的地方开始,一道道细小的裂纹便出现在了彩色光幕之上,裂纹越变越大,很快便扩散至了整个彩色光幕。

  「啪」的一声,这足以拖延九品圆满强者好一段时间的彩色光幕便彻底崩溃,并没有任何大的声响,仅仅只是化为了道道彩色碎片没入空气中,以至于正专心致力于沐浴和吸收至尊灵液的彩潇都没有发现。

  当迦楼罗的视线望向府中正中央时,神色不由得一滞。

  在大殿的正中央,是一池幽潭,其中的池水全都是精纯的至尊灵液。但让迦楼罗一滞的当然不是这些。

  而是在那幽潭中,有着一具雪白玉体在优雅沐浴。

  因为角度的问题,迦楼罗看到的仅仅只是美人的背后,第一时间引入他眼帘的,是一个雪白浑圆的美臀。

  她有着如波浪般的长发,也有着纤细柔软的蜂腰,完美无缺般的傲人曲线,修长圆润的玉腿令人口干舌燥。

  虽然并没有看到正脸,但迦楼罗却知道,这正是那个让他忌惮不已的神秘女子。

  此时沐浴中的裸身美人正慵懒地捧起至尊灵液清洗着自己的身体,虽然她的身体其实纤尘不染。这年轻的美人散发著一丝妩媚,即便是意志坚毅的迦楼罗都是不由自主地涌上一种惊艳之感。

  「太美了!」迦楼罗一瞬间不由得失神感叹,并没有压低声音,正在沐浴的美人立刻听到了他的声音。

  「什么人?」彩潇立刻冷声娇叱,她沐浴的样子虽然看似轻松,但其实正飞速地吸收着这一池磅礴的至尊灵液,半点都马虎不得,无法轻易移动身体。
  更何况,现在若是转过身来的话,被看到的地方岂不就更多了?

  「在下圣魔宫迦楼罗。」迦楼罗终于从失神中恢复了过来,温和地向彩潇回答。只不过目光却和之前回答彩潇时完全不同,带着些玩味之色,从后方细细地欣赏彩潇一丝不挂的身体。

  这真是最完美的身体,也是迦楼罗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女性身体,让他头一次觉得,也许人生中除了修炼以外,还有一些其它值得追求的美好东西,比如美色。

  「我见过你,擅闯女子入浴之处,无礼至极!还不快快退去?」彩潇声音冷冽,没有丝毫妩媚之意,虽然并没有动用灵力,但炎帝之女的威势在此刻尽显,足以震慑宵小。

  然而可惜的是迦楼罗并不是宵小,他是天骄,天罗大陆上年轻强者榜上排名第三的天之骄子,修炼万古不朽身的子法身——大日不灭身,未来有一分可能成就大千世界顶尖强者之位。他怎么可能因为这点气势就被震慑呢?甚至他反而觉得,这不知来历的神秘女子的魅力更加诱人了。

  「美人此言差矣。」迦楼罗将彩潇换了一个称呼,「上古天宫的遗迹乃是无主之物,谁都有来闯一闯的资格,这九府之一更是珍贵的遗迹,美人在这公共场所脱光了衣服,搔首弄姿,未免太过不知羞耻了吧。」

  「你……」彩潇几乎快被气吐血,连灵力吸收运转都不由得一阵翻涌,险些气血逆转,「遗迹自来有能者先到先得,我已得了此处的信物,这里的遗迹传承自当归我所有。」

  「难道美人没有听说过杀人越货吗?遗迹传承,可是可以转手于他人的。」迦楼罗笑吟吟地扫视着彩潇的身体,而后弯腰捡起了一件东西,「按照美人你的意思来说,那这些衣服被我捡到,是不是也就属于我了?」

  彩潇闻言俏脸顿时羞红,真想立刻回身过来给他一巴掌,但同时,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也来了。

  迦楼罗已经走到了池边。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停下脚步,一直都在向彩潇逼近,这当然躲不过彩潇的感知,她很想立刻要了这个登徒子的命,但她现在不能,此时的她到了化解吸收经脉中灵力的最关键时刻,若是一不留神,危险比先前还要严重。

  「我只有一击的机会,必须至少一击将他重创,不然身子今日必将无幸。」彩潇心中暗自想道,一丝丝灵力缓慢地向某处经脉聚集,准备着致命一击。
  然而就在这时,迦楼罗竟一把搂住了彩潇的纤腰,将彩潇修长的赤裸玉体一把搂入了怀中。

  「按美人的意思,美人你落到了我手中,自然也就属于我了。」迦楼罗在彩潇耳边哈着气道。

  彩潇顿时身体如遭雷击,裸身被一陌生男子搂入怀中,这完全无法忍受,彩潇也顾不得灵力积蓄尚未完成,便直接向迦楼罗发起了攻击。

  一缕彩光从彩潇的玉指处席卷而出,洞穿了虚空,刺向迦楼罗的身体。
  迦楼罗的身体处立刻爆发出了强大的金光,金光覆盖全身,他的整个身体都是在此时犹如鎏金所铸,坚不可摧,看样子,他也早就防范着彩潇的攻击。
  若是彩潇心神未乱,攻击迦楼罗的眉心等要害的话,即便这一击并没有完全准备好也足以将迦楼罗重创,但这一击却正中了迦楼罗坚硬的身体,威胁大减,仅仅只是将迦楼罗打入了池底罢了。

  彩光在消散之后依然没有停下,打入迦楼罗身体里的灵力如同最锋锐的针尖,不断攻击着迦楼罗的身体内部,让他几欲吐血。

  他面色不由得凝重了一些,抬起头来,却是看到了彩潇更多的身体部分。
  只见彩潇一手护住丰满的双乳,一手护在双腿之间,但这却根本没有多少阻碍作用,即便是从正面来看,彩潇娇小的玉手也难掩自己饱满的酥胸与诱人的小穴,最多仅仅只是将两粒红梅与小穴口勉强护住罢了。

  而在至尊灵液池中来看,这点遮掩就更没有用了,此时的迦楼罗来到了最好的角度,彩潇犹如天鹅般优雅的雪白脖颈,精致的锁骨,显得纤细性感,无论是双腿之处的缝隙还是娇嫩的红梅都被迦楼罗尽收眼底,那黑色的芳草地整齐地排列,如同拒绝于千里之外,但却也像是恭迎它们真正的男主人来临。

  但最令迦楼罗热血沸腾的,还是彩潇的脸,这张倾国倾城的妖娆面孔简直美到不真实,美丽程度要远超迦楼罗所见过的任何美人,让他几乎有一瞬被欲火冲昏了头脑。

  「这个亏必须得讨回来啊!」迦楼罗向前游去,逼近彩潇的下方,从这个角度来看,彩潇下半身的美丽更加清楚。

  角度、时机均已调整完毕,接下来就该……

  猛然间,迦楼罗如同蛟龙般迅猛,顷刻间便来到了彩潇的脚下,而后一把抓住了彩潇娇柔的玉足,将她的身体拽入了至尊灵液池中。

  「唔……」大量不受控制的至尊灵液迅速涌入了彩潇的身体,将彩潇震得玉体生疼,经脉也受到了极为强烈的冲击,若是不及时处理的话,日后怕是会留下些后遗症也说不定。

  但现在,她却顾不得这些了,因为眼前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迦楼罗。
  这一次,迦楼罗早有准备,虽然正面面对彩潇的倾世容貌让他惊艳到了极点,但他却没有任何犹豫,手上金光大放,立刻拍向彩潇的身体,这并不是为了占便宜,而是要封住彩潇的灵力。

  以迦楼罗的眼力,早就猜出来彩潇此时的大概情况了,他深知,若是让彩潇恢复过来,自己并无获胜把握,一定要趁此机会将其彻底制服。

  彩潇当然不会坐以待毙,美丽的裸体拼命地扭动着,再也顾不得经脉的损伤了,拼命动用着灵力,冲击迦楼罗的封印。

  以灵力总量来说,此时的彩潇正是虚弱状态,当然比不过灵力深厚的迦楼罗,但此时的彩潇却占据着环境优势,正施展着七彩吞天术吸收着池中磅礴精纯的至尊灵液,甚至有时会去吸收迦楼罗的灵力。

  这种毫无技巧地胡吃海喝必将对彩潇造成伤害,但此时彩潇却也别无选择,只能选择拼一把了。

  二人的灵力被压缩到了最小范围,仅仅只是将池水震得翻涌罢了,两位绝顶天才男女的战斗方式仅仅只是简单的肉搏互殴罢了。

  这种战斗方式无疑对迦楼罗来说是极为有利的,彩潇的玉手每一次攻击到迦楼罗坚硬的肉体便不由得小手震得生疼,而迦楼罗却招招到肉,每一击用的都是掌,实际上根本就是在用手抚摸彩潇的身体去占便宜。

  彩潇不由得羞愤欲绝,从小到大,她头一次经历这样的战斗,对手的攻击竟是在玩弄她的身体,但同时却又强力无比,自己稍有分神便会失去战斗力,让她苦不堪言。

  「难道要叫小彩出来吗?」彩潇想道,小彩此时正处于进化的边缘,一直都在沉睡,若是将她强行唤醒,恐怕对她的进化十分不利,说不定就会坏了机缘。
  然而,就在彩潇犹豫的这一瞬间,她已经失去了这个反败为胜的机会。
  「给我封!」迦楼罗身周灵力大放,彻彻底底地全力以赴,一掌掌迅速拍到彩潇的乳房、双腿之间、玉臀,磅礴的金色灵力迅速涌入彩潇的经脉中,将彩潇的灵力彻底封印。

  这时彩潇就算将唤醒小彩也无法用灵力与她沟通了,乾坤镯中护身宝物也无法取出,因为她的灵力已经被迦楼罗以圣魔宫最强秘术和自己的最强手段封印,彻彻底底变为了一个普通少女。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经此一役,彩潇的身体经脉都受到了不小的灵力损伤,日后若是不好好调理,说不定真的会伤到根基,至少短时间内的实力下降是跑不掉了(又一个flag)

  「呼!终于成功了!」迦楼罗欣喜地大笑,抱起彩潇的双腿,将她扛在自己的肩膀处从池中出来。

  彩潇美丽的俏脸早已红透,从小到大她只被自己的老爹萧炎封印过,那是为了让她打好根基,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被人生擒,如同一个小女孩般无力地被扛走。

  她早就已经不是小姑娘了,也知道一些男女之事,像她这种姿色过人的女子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什么下场?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望着身无寸缕的彩潇,迦楼罗也是征服欲大生,直接便将彩潇的赤裸玉体扔在了地上,准备干正事。

  赤身裸体的彩潇此时当真如同一个弱女子般,美丽而又柔弱。当然,迦楼罗非常清楚,这个少女全盛时期可是个绝不弱于自己的狠角色,而这,也让迦楼罗更有征服的快感。

  即便是不弱于己的天之骄女又如何?到头来不还是要臣服于自己的脚下吗?
  念及此,迦楼罗不再有丝毫犹豫和伪装,飞快地撕扯下自己的衣物,很快便将自己同样脱了个赤身裸体。

  不得不说,迦楼罗也的确是一个顶尖的美男子,容貌英俊,但身体同时也健壮无比,充满了男性的阳刚气息,足以吸引绝大多数的女子。

  但彩潇却并不在此列,她此时心中所想的,仅仅只是羞愤和悲哀罢了。
  二人所采用的仅仅只是最普通的男上女下式,但此时这也是最合适的体位,虽然迦楼罗并不清楚彩潇的真实身份,但想来绝对是个公主明珠般的人物,这种将其按下身下鞭笞的体位对她的羞辱效果极佳,其它的体位应当等征服之后再玩玩。

  迦楼罗并没有按住彩潇的四肢,任由少女在他的身下扭动四肢,不断挣扎,反正这仅仅只是毫无用处的挣扎罢了。

  但他却按住了彩潇的腰间,肆意地体会着彩潇那比绸缎更柔滑的雪白玉肌。
  突然,迦楼罗将胯下阳具向彩潇刺去,并没有加快速度,甚至颇为缓慢,让彩潇可以看清阳具的轨迹。

  少女赶忙拼命挣扎,迦楼罗也并没有按住她的身体,而是任由她躲闪。
  阳具刺在了彩潇的大腿处,滚烫火热的感觉顿时出现在彩潇的大腿上,让彩潇这个长年玩火的炎帝之女也不由得花容失色。

  紧接着,迦楼罗便再度刺了过来,这一次的速度同样不快不慢。

  这样来来回回地几次下来,彩潇每一次都在花容失色中勉强躲过了迦楼罗阳具的刺击,生怕下一次就要失身,而迦楼罗也占尽了便宜,时而刺到彩潇的大腿,时而刺到彩潇的臀瓣。

  迦楼罗看着原本冷艳的美人此时羞愤慌张的模样,心情不由得更加畅快了。他正是有意羞辱彩潇,让少女狼狈地躲闪,尽快忘掉自己先前的身份,只记得现在狼狈的处境。

  当迦楼罗见到彩潇此时通红的俏脸上满是慌张的神色后,他才觉得时机已到,双手立刻按住了彩潇洁白如玉的大腿,狠狠地用力直刺向彩潇的小穴。

  在迦楼罗的禁锢下,尽管彩潇已经拼命反抗了,但她的下身依然纹丝不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无所躲避的小穴被一根硕大的阳具刺入。

  彩潇只觉得自己的下身被捅入了一根火属性的绝品神枪,威力之大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范围,自己的脑袋顿时变得一片空白,就连神魄好像也被这一击刺穿。

  这一刻,便是永恒。

  迦楼罗胯下的坚挺神枪一路长驱直入,彩潇小穴的温热柔软让他飘飘欲仙,但多年磨练出的意志并没有让他丢脸,一路忍住彩潇小穴的诱惑,迅速地来到了目标最深处,抵在了一层柔软而又坚韧的膜上。

  「妙极!果然尚是处子之身!」迦楼罗心情大好,虽然明知道这般动人的天之骄女应该不会年纪轻轻便被拔得头筹,但能够亲身检验其的确是处子之身毫无疑问是一件快事,而这件快事的代价,却需有彩潇来承受。

  那就是她的处子之身。

  迦楼罗疯狂地在彩潇的小穴内抽插着,颇为用力。虽然已经被封印了灵力,但彩潇的肉体依然坚韧,更何况她本身便是个半超级神兽,其处女膜的坚韧程度强到无法想象。

  在这疯狂的抽插中,迦楼罗所感受到的,是达到了绝巅的快乐,至于彩潇,则还需要先经历一番痛苦。

  「哦……啊……」彩潇的下身被迦楼罗搅得天翻地覆,不由得呻吟着,其中混杂着痛苦,也夹杂着些快感。

  两行清泪从彩潇的倾世容颜上划过,对于炎帝之女来说,被人强暴凌辱,无疑是一件近乎崩溃的痛苦之事,甚至,她已经痛苦到觉得如果就此死去的话,也算是一种解脱。

  啪!

  一股血丝从二人的交合处流出,迦楼罗的下身狠狠地与彩潇的下身撞在一起,交合在一处,那象徵着女子纯洁和贞洁的鲜红分外夺目。

  「啊!」彩潇尖声呻吟着,似痛苦,也似快乐。她的身体被迦楼罗死死地禁锢住,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在原地承受着这份痛楚。

  彩潇只觉得下身的撕裂痛感越来越强烈,娇嫩的肉穴在迦楼罗的狂暴抽插下几乎要让她的精神崩溃。她知道,自己彻彻底底告别了「少女」这个词。

  她已经老大不小了,若是算身体年龄的话,早已七十多岁,只不过由于这七十多年以来的绝大多数时候自己都在沉睡中度过,因此自己的心灵年龄也不过是一个大些的女孩罢了,虽然身体上已经发育得比当年的母亲还要美丽诱人,但本质上仍然是一个少女,只不过,由于自己是家里的长女以及从母亲拿遗传来的性格,这个少女平日里极为强势,应该称其为御姐才更好些。

  而现在,在自己被撕光了衣服与男性坦诚相对的情况下,在迦楼罗这野蛮的抽插下,彩潇平日里的「御姐风」荡然无存,彷佛和她的衣裙一样被剥了下来。
  「可恶……啊……我……我不能……嗯……不能屈服……」彩潇暗下决心,可身体上的快感却依然在一波波地击溃着她心中的防线。

  炎帝之女的骄傲此时虽然并没有多大用处,但却依然在支撑着彩潇的精神不崩塌,让她止住泪水,妙目圆睁,强行让目光变得冷冽,直视迦楼罗那正充满欲火的眼睛。

  迦楼罗原本正因为彩潇落泪而感到颇为怜惜,想要将彩潇好好爱抚一番,可没想到紧接着彩潇便仿佛恢复了过来,再度变为了冷艳美人,这让他放弃了原本的打算,同时,也更加沉迷于彩潇的身体了。

  既然你要做冷艳美人,那好!我便彻底撕碎你的冷艳外表,让你露出本性的妩媚!

  迦楼罗毫无顾忌地驰骋在彩潇美艳的肉体上,彩潇处女阴道的柔软和强烈的挤压感让他欲罢不能。

  作为圣魔宫的少主,迦楼罗早已尝过了女色的滋味,不过,在他看来,那并没有什么值得沉沦的,修炼才是正(王)道,可现在,他却明白了为何世界上会有专门的合欢宗派。

  能够在修炼变强的同时享受到这美妙的肉欲,何乐而不为呢?

  彩潇突然觉得下身压力激增,念头通达的迦楼罗胯下动作竟再度粗暴了几分,让她更加疼痛,但同时,这疼痛中也携带了几分更加清晰的快感,就连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忍不住背叛了自己的意志。

  一丝丝春水正慢慢从彩潇的下身分泌,彩潇立刻意识到了这是什么东西,因为当初一个叫做温清璇的美丽少女提出与自己同床而眠时也曾对自己使过一些手段,让自己快感连连,感受到了极为深刻的快乐,那时,自己的下身便分泌出了不少这种液体。

  而现在,自己的意识里所感受到的分明是强烈的痛感,但小穴却也分泌出了这些液体,这说明,自己的身体与意志有着不同的感受和判断。

  彩潇猛地咬了下自己的舌尖,试图用疼痛来换取头脑的情形,但可惜的是她失败了,因为她现在在攻击上和一个普通少女无异,肉体的坚韧程度却仍然是炎帝之女。

  而这一幕却被迦楼罗看到了,他看到这原本冷艳的美人此时娇喘连连,俏脸通红,胸前的波澜也起伏不定,但却突然紧闭红唇,好像在咬自己的舌尖。
  他顿时明白了彩潇的心思,笑着俯身吻向了彩潇的俏脸。

  彩潇根本无法阻止迦楼罗的长驱直入,无论是身体的哪个部位。她的牙关被轻易地撬开,而后迦楼罗的舌头便如同他的阳具一样长驱直入,与彩潇热吻了起来。

  这一刻,二人就如同最亲密的恋人,在地上扭动着,热吻着,只不过实际情况却是男子正在强暴着美艳动人的女子。

  在这场唇枪舌战中,彩潇一时间被杀得大败,大量的琼浆玉液被掠夺,彩潇滑嫩的小舌也被迦楼罗的舌头死死缠住,无限制地索取着美妙的津液。

  「唔……」彩潇面目通红,不由自主地想要反击。虽然她是第一次与男性接吻,但却并非是第一次接吻,曾经,有一个同样美丽的少女,也这么对待过她。
  那个叫做温清璇的骄傲少女,行为和她的性格一样骄傲,和自己缠绵时也总想着将自己压在身下爱怜。

  笑话!炎帝之女怎么可能是身下的那个(受)?于是她开始反击,两具美丽得让男人口干舌燥的雪白玉体在柔软的大床上肆意扭动翻滚,没有动用丝毫灵力,也没有丝毫战意,仅仅只是争夺着上面的位置罢了。

  那时,温清璇便吻了她,夺走了她的初吻,试图通过热吻来瓦解自己的意志集中。

  而她一开始也的确因此落入了下风,如遭雷击。被一个同样美丽的女孩子夺走初吻,确实是挺惊人的。

  不过很快,她便接受了现实,开始适应温清璇的舌吻,并试着反击。

  不得不说,炎帝之女的学习天赋的确惊人,很快便掌握了些技巧,从一开始被温清璇完全压制,很快便到了可以勉强周旋甚至抗衡温清璇的地步。

  而后,二女便开始了更进一步的缠绵竞争……

  当然,这是扯远了,但至少,彩潇对于舌战并非全无经验,她面对过比迦楼罗技术丰富得多的温清璇,迦楼罗这种平日醉心于修炼的天才,在对女性的檀口了解远远无法和温清璇相比。

  也就是说,以舌战能力而论,迦楼罗实际上远远算不上彩潇的对手,只是迦楼罗的体位此时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从精神上便完全压制了炼药师,才会造成这样的战局。

  迦楼罗只觉那条滑嫩的玉舌很快技术便突飞猛进,不但灵巧地躲避过了自己的索取,甚至完全占据了绝对的战场优势,何时纠缠,何时挑弄完全由彩潇掌控。

  只不过,这么做吃亏的究竟是谁呢?

  当然,迦楼罗是无法忍受这种被对方占据主动的情况的,他竟然真的因此放弃了彩潇的檀口。

  然而整个彩潇现在都在迦楼罗的手中,这仅仅只能算是战略性撤退罢了,因为这整个身体最终都将是属于他迦楼罗的。

  只见迦楼罗的口中兀自挂着丝丝自己和彩潇二人的混合津液,但却没有丝毫停滞,从彩潇的口中撤出后便一把扑向了少女那已经颇为壮阔的乳房。

  迦楼罗一口咬住了彩潇一边的乳房,而后毫不客气地含住了一颗红梅。那红梅早已硬得挺立起来,甚至有些发热,迦楼罗含在口中只觉分外受用,如同含住了什么天材地宝似的。

  彩潇的少女体香扑面而来,同时,少女玉乳的柔嫩也在刺激着迦楼罗的嘴,让他越陷越深,不由自主地在彩潇的乳房上吸吮了起来。

  这是他早已遗忘的,孩提时代的美妙感受,虽然其中无法吸出一丝奶水,但却依然让迦楼罗吸吮起来欲罢不能,吸得啧啧有声。

  迦楼罗的上半身在玩弄吸吮着彩潇的玉乳,下半身同时也在伴着彩潇的淫水狂暴地抽插着她的小穴。那原本整齐的芳草地早已因为闯入者的粗暴而变得杂乱,混杂着些不知名液体,原本神圣的花园变得极为淫靡。

  「啪啪」的声音不断从二人的交合处传来,在这空荡的大殿中显得极为明显,也极为淫靡。这里现在可没有做任何隔绝措施啊,是真真正正的「野战」,若是此时有人经过必将看到这一幕让人热血沸腾的春宫戏。

  「啊!你这……淫贼……快……快放开……」彩潇的声音愈发无力,呻吟声却愈发诱人,在无力中带着些妩媚,让人忍不住便想要在其身上翻雨覆雨一番后好好怜惜,即便是迦楼罗也不例外。

  「放不开了!我已经为你的身体着迷了!」迦楼罗嘶吼道,「美人,臣服于我吧!」

  迦楼罗一开始温和的伪装在此刻被彻底撕裂,事实上从他开始强暴彩潇开始那个温和的迦楼罗便不见了,剩下的,是这个疯狂的迦楼罗。

  彩潇的双腿不由自主地盘在了迦楼罗的腰间,越夹越紧,让迦楼罗的把持力不断下降。

  突然间,一股滚热的洪流从迦楼罗的阳具中倾泻而出。迦楼罗终是没能忍住精关,在此刻毫无顾忌地射在了彩潇的子宫深处。

  「啊!」彩潇尖叫着呻吟一声,在那股滚烫的液体浇灌自己花心的一瞬间,她的下身内部也传递开了一种火热的感觉,一股热流突破了她的控制,同样爆发了出来。

  彩潇终是到达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大量的阴精与精液同样暴泻而出,二人的交合处水乳交融,打湿了一大片地面。

  当她陷入高潮前,两条修长的美腿紧紧绷着,但当高潮过后,她便彷佛彻底失去了所有力气,全身都软绵绵的。

  看着彩潇完全接收了自己的精华后妩媚无力的样子,迦楼罗不由得心情更加舒畅,模样再度变得温和了些,从地上起身。

  「抱歉,姑娘,先前是在下唐突了!」迦楼罗这话一说出口彩潇便有种想一巴掌扇死他的冲动,只可惜现在浑身都软绵无力。

  唐突?强暴过后再说唐突?有用吗?

  不过很快彩潇便没有精力去生气了,因为她无力的身体被迦楼罗抱了起来,紧紧搂入了怀中,而后,她的酥胸玉臀便迎来了不速之客,被迦楼罗温柔地爱抚着。

  这般温和的手段与先前狂风暴雨般的粗暴抽插截然不同,让彩潇颇为不适,但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她总不能说:你太温柔了,还是用力上我吧。

  「不知姑娘的名字是什么?」迦楼罗一边揉弄着彩潇的玉乳,一边在彩潇的耳垂边哈着气道。

  「彩潇……」少女红着脸慵懒地答道。即便到了这种地步,她仍然不打算告诉迦楼罗自己的真名。

  笑话,难道要告诉他自己是炎帝之女,然后更加满足他的虚荣心,增加自己的羞耻感吗?

  迦楼罗飞快地思索着,发现天罗大陆周围似乎的确没有相关势力,想来彩潇应该是从遥远的大陆而来的,这样的话,自己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毕竟那势力就算比圣魔宫还强,在遥远的距离下应该也不能对自己如何。

  迦楼罗虽然猜对了一半,但另一半却错得离谱,彩潇的确是从遥远的大陆而来,可其背后的势力,却足以在顷刻间让圣魔宫灰飞烟灭。

  当然,迦楼罗是不会迎来这种下场的,他的美好生活才刚刚开始。

  「彩潇姑娘,按照你的意思,无主之物有能力者先到先得,看你之前尚是处子之身,想必也是个无主之物了。」迦楼罗温和地笑道,「那么彩潇姑娘,便该归在下所有了,这一点,想必姑娘是不反对的吧?」

  迦楼罗看似在征询,实际上双手却同时在彩潇的酥胸玉臀上恰到好处地掐了一把,让她不由自主地「嗯」了一声。

  「很好!那么,我宣布,彩潇姑娘从此以后便是在下圣魔宫迦楼罗私有的女奴了。」迦楼罗笑道,看似温和,实际上却带了些嘲笑之意。

  实力强又如何?背景后又如何?到头来不还是成为了自己的女奴,在自己的胯下婉转呻吟。

  「那么,潇奴的东西自然也该归我所有了。」迦楼罗将彩潇换了个称呼,同时一招手,用灵力将池边彩潇的乾坤镯取了过来。

  「让我来看看潇奴都有些什么好东西。」迦楼罗颇具兴致地用灵力探查起了彩潇的乾坤镯。

  至于彩潇,每当她皱起黛眉想要反抗时,便会遭到迦楼罗狠狠地一顿打屁股,将她如同一个小女孩对待,打得服服帖帖。

  这其中自然少不了灵力的帮忙。以迦楼罗的手段,对灵力的控制也精妙到了极点,金色灵力的每一次拍击让彩潇感觉到的都不仅仅是单纯的疼痛,而是一波接一波的身体内部震荡和攻击。

  而迦楼罗所选取的地方却又偏偏是彩潇的臀部,这也就导致了,彩潇几乎快要失去了臀部的其它知觉,只剩下快感这一种感觉。

  一波波的快感不断从彩潇的的玉臀处震荡传递,将她打得放声呻吟,春水直流,甚至被打到了几次高潮。

  如此一来,彩潇在迦楼罗的面前几乎要失去了反抗的念头,甚至在彩潇被淫虐时,已经有不少次呻吟求饶,如果以口头承诺来算,彩潇早已是属于迦楼罗的女奴,只是这女奴本人依然在强撑着不承认罢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