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恶女教师】【作者:zztopzl】
【恶女教师】【作者:zztopzl】
字数:13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恶女教师

  俗话说:环境影响性格,在我成长的道路上,这句话提现得淋漓尽致。
  我家在北方一个县城里,家里父母都是工人,虽算不上穷,但肯定与富裕无关。从小,父母教育我要好好读书,以后不说出人头地,至少混到省城或市里,能和物质精神都很匮乏的县城脱离关系。在这个思想下,当然,也是因为县城确实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娱乐活动,我的少年时光基本都是在苦读中度过的。中考的优异成绩让我没有选择县中,而是去了市里最好的开发区实验中学——那时这学校还没有变成民办,虽然住校,但费用家里还能承受。每每想到这里,我总觉得这是比高考还重要的一个人生转折,毕竟上了这所高中,基本意味着能上个还不错的一本大学。

  话虽如此,高中的学习生活一点也不轻松,我们基本上是花一年半的时间上完了整个高中的课程,剩下的就是无穷无尽的做题阶段。

  如果说我人生还有另一个重要的转折,大概就要算是高二下学期了吧。
  高二上学期,我们迎来了一位新的老师。按理说,高中三年跟班应该不换老师的,可这位新老师据说来头不小,是上面某位领导的亲戚,于是几乎是硬塞进来的。从这件事情上,也可以看出学校的龌蹉:放着别的班不进,这位新老师给了我们这个基本是由周边县学生组成的班——我们当时也被别的班戏称为「贫困班」。从校长心里来说,这些穷学生一方面自己比较努力,换老师的影响比较小;另一方面,假如真有影响,我们这些没什么背景的穷学生,肯定是学校最先放弃的。

  这位新来的老师教物理,刚一露面,就引起了一阵骚动。原本这学校的老师,基本都是选调经验丰富、有些年纪的,比如我们原来最年轻的班主任也有四十多了,可这位新老师居然是师范刚毕业的,可见人家背后的关系有多硬。另一点,就是她的容貌和造型。别的老师,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年龄的关系,基本都是成熟稳健的打扮,这位新来的老师,刚和我们见面就把我们这些毛孩子镇住了:上身大开领的白衬衫,下身紧身的一步裙,一双大长腿上是微粉色的长丝袜;一张不亚于明星的面庞上,看得出画了淡妆,只是我们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眼影、粉底,就看得出她涂了口红,当然颜色比起文艺演出时女同学用的口红要清淡很多,看上去很自然。

  有心说这打扮妖艳吧,肯定不对;但在当时的老师里面,这种装扮太出彩,那时其他班的男生私下里喊她「港姐」,说她这装扮跟香港电视剧里的OL一模一样。我们这班的土包子们自然不知道这个外号的含义,现在想想,那时候蔡少芬的风头正劲,她好像也确实有几分像蔡少芬,所以才有了这个外号吧。

  有人说相由心生,按理说,有这副皮相的女人,就算没什么真才学,至少性格应该不错,可我们这位韩淑琴老师可就不是这样了。物理是个比较难的学科,我们高一时就学得懵懵懂懂的,高二上学期基本是要把课程教完,这位韩淑琴老师一上课就是照本宣科,基本上我们也就是囫囵听一通,下了课要是问她可就惨了。

  「这都不懂!」

  「上课怎么听的!」

  「你真是猪脑子!」

  别的老师也有这样的时候,可说完了还是要给人讲明白,她可倒好,骂完就丢一句:自己回去看明白了!我们全班在她的折腾下,小测验大面积不及格,被学校点名批评,回头班主任又骂了全班一顿。还好我们这些穷学生别的没有,吃苦的毅力是不缺的,我们知道这个新老师不靠谱,就偷偷找别班的笔记看,也不耻下问,回到宿舍就三三两两的自己讨论,愣是在后面的小测验中逆袭,期中考还能一半挤进年级前五十,这是相当不错了。

  讽刺的是,学校居然拿这个作为韩淑琴的成绩,还在全校大会上表扬,还好至少我们班的老师知道是怎么回事,对这个新来的漂亮女老师的风评都不高。
  假如她就是个草包也就罢了,可没多久她证明了自己虽然在教学上不咋地,在人品上也不咋地,她的技能点,基本都用在了作恶上。

  前面说过,我们的物理基本是自学,可能她也看出来了,毕竟自己教的怎样自己还是清楚的。如果说有点逼数不来管我们也就罢了,偏偏她可能觉得我们自学这个事情触犯了她的自尊心,居然到宿舍来突击,抓我们自学讨论。

  那天我们宿舍对刚刚结束的期中考进行分析,同时要来了旁边宿舍的笔记,对比错题的解法,正谈得兴起,门突然被推开,韩淑琴一脸冷漠地出现在门口。
  「你们在干什么!」

  「韩老师,我们在讨论错题……」不待我说完,韩淑琴一把抓过我手上的试卷扔在地上道:「讨论什么!明明是上课不认真、课后不用功考得不好,有什么好讨论的!你们要纠正你们的态度!」

  我心里又是纳闷、又是委屈,我虽然不是尖子生,但好歹总分全校38,物理单学科虽然没进前五十,也就比上榜分数差了两分,怎么就成了学习态度不好呢?当然我们不敢回嘴,只能低着头听韩淑琴连珠炮一般地训斥,恶言恶语从她靓丽的面容上迸发出来,差点把我们几个大男生训哭了。

  但这还只是开头,她重重带上门又去了下一个宿舍,那天我们班的宿舍无一例外地被她训了个遍,居然还跑错了另一个班的宿舍,训了几句才发现不是自己的学生,还怪人家不早说耽误她时间了。

  从那天起,韩淑琴不管男生女生宿舍,只要有空都会去查房,看到有在讨论物理的,都要上去找借口说一通。我们有人去教务处反映,教务处却说人家年轻女老师好胜、责任心强,是帮助我们改善学习方式,可能也找了韩淑琴,但根本没用,反而使她更变本加厉。

  这样的情况到了高二上学期结束终于有所改善,由于我们班一直成绩名列前茅,校长高兴地认为他的方针是正确的,在大会上再次表扬了韩淑琴和我们班,还做出了一个决定:奖励全班5000元,由各任课老师根据成绩向学生发放奖金。

  高二下学期一开学,别的老师陆陆续续把奖金兑现了,虽说发到人手不多,但我们还是很开心的,毕竟我们这些周边县的孩子很多家境不好,发下来的钱怎么也能干些事情。可轮到韩淑琴,她破天荒在课上表扬了我们,也按照成绩喊我们上台,可只给了我们一张她自己写的「学习箴言」和一盒巧克力。按她的说法,钱她看不上,这些巧克力都是很贵的,是她贴了钱给我们买的。一开始我们还很高兴,毕竟我们班上也没多少人吃过高级巧克力,大家兴高采烈地感谢韩老师,可等到回宿舍要跟别的班炫耀巧克力的时候,才知道这种看上去包装很漂亮的其实是不值钱的山寨货,我们这些没见识的土包子又被韩老师耍了一把。

  当时我们真不理解,为什么韩淑琴这么条件好的人,会贪图学校发下来的那点奖金,后来我大概想明白了:韩淑琴的打扮和用度都不便宜,教师那点微薄的工资肯定不够她用的。别的老师私下都在外面补课赚钱,韩淑琴资历尚浅,水平也一般,这样的私活接不到,想要过风光的生活就要多想办法。

  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吧,要是她没有这些念头,可能也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一系列事情了。

  开学不久的一次小测验,我被安排把试卷送到办公室,按平时我可能也就一丢就走了,可因为是给韩淑琴送试卷,我要加倍小心,省得再被这个母老虎摆一道。我把试卷放在桌上,韩淑琴看也没看就应了一声,我也就走了,这时正好我看鞋带散了,就弯下腰系鞋带,可眼角余光看到韩淑琴从试卷底部抽出一张来居然从她的毛衣下端塞进衣服里面,这就让我很惊讶了。

  这分明是考试打小抄的做法,可我不明白韩淑琴身为老师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有心想看,于是装着走出门,却斜着眼睛看她会做什么。这会儿办公室里没别人,韩淑琴慢慢站起身来,走到别的老师桌上,把其他考试的试卷也都依法抽了一份塞进自己衣服里面。我心里充满疑问,想着韩淑琴拿的应该是备用试卷,都是些没写过的,真不知道她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回到宿舍,我把我的疑问说给舍友们听,他们也都不明白为什么,于是,大家做了个大胆的决定:放学后偷偷跟踪韩淑琴,看她到底搞什么鬼。

  于是,我们等到放学后早就做好准备,匆匆买了几个烧饼,打算趁晚自修前的时间跟踪韩淑琴。虽说我们没干过跟踪人的事情,可那时的高中生活,闲暇时间也就看看书,小说里面的桥段还是知道一些的,大家都换了衣服,冬天把连帽带上,再围个围巾,颇有些侦探的样子。

  韩淑琴在学校有宿舍,但不经常住,她虽然骑自行车,但隔三差五家里会有车来接她回去住,这天她就推着个自行车走出校门。我们商量好,安排人绕路去下一个路口,留人远远跟着,就这样一路跟她来到个面馆。宿舍老三跟了进去,我们在外面焦急地等着。不一会儿,韩淑琴先出来了,我们看着她骑上自行车应该是往学校去了,老三过了两分钟也出来,神秘地跟我们说:「我看到韩老师拿试卷换钱啦!」

  看看时间快到晚自修了,我们赶紧往回赶,由于都是徒步,刚刚又连跑带赶地跟踪,这时候大家已经没什么力气,一边赶路一边气喘吁吁地议论。虽说我们都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但这里面的道理不难想通:实验中学是全市最好的高中,而那时候学校之间的竞争力就在考试上。我校的老师很多都可以参加全市统考的命题,自然我校的试卷也是很有价值的,韩淑琴想来是拿着我校的试卷出去卖钱。但她为什么要偷呢?因为我校自己的命题组她现在进不去,试卷又都是到了考试的时候才公开以便各班公平竞争,所以她只能在考试以后把试卷偷出来。

  想不到这个女人除了性格乖张,人品也这么差,我们越想越生气,等到了学校,一看已经错过了晚自修时间了,赶紧蹑手蹑脚地进了教室。

  九点放了晚自修,我们回到宿舍,继续忿忿不平地说这件事情,谁知门忽然打开,韩淑琴一脸怒气地出现在门口。

  「你们怎么晚自修迟到了!」

  显然我们迟到还是被门卫看到了,今天恰好是她值班晚自修,门卫都认得哪个班的,于是就告诉了她。

  要放在以往,我们估计会低着头劈头盖脸被她一顿骂,可这次我们没这么好欺负了。我们宿舍六个男生,老大冷不丁回了她一句:「韩老师,那你晚自修前去哪了?」

  韩淑琴一愣,脸上表情游移不定,突然扬手一巴掌打在老大脸上:「还学会回嘴了!我去哪关你们什么事!」

  老大被一巴掌打蒙,我一看这个女人还这么凶,一怒之下指着她说:「你自己干的事情自己清楚,还好意思来管我们!」

  韩淑琴显然没料到平时看上去唯唯诺诺的我会这么凶悍地回应,气得指着我说:「你、你、你、你们目无师长,自己逃课迟到还嘴硬!」虽然表情很凶,可她的声音却不敢放高。这时老大眼里含着泪光,捂着被打痛的脸说道:「你不是个好老师,也不是好人,你偷东西……」

  话没说完,韩淑琴作势又要打,我伸手将她拦住。也别说,高中才开始蹿个的我,现在身高还比她差点,举手将她的胳膊架住,人向前倾斜,头一下子撞到她的胸前。

  「你……」韩淑琴一时语塞,被我制住了以后奋力推开我,用不高的语调说:「你这个耍流氓的,我要去教务处!要处分你!」

  「去啊!一起去!」平时默不作声的老三突然说道:「大家都作证,你偷学校试卷出去卖,我们没人耍流氓!」

  韩淑琴一下子被唬住了,老大瞥见她裤子口袋,一把掏过去,她急忙闪身,却被我双手拦住,老二也上来抱住她,老大从她裤子口袋里费力掏出一叠钱来,拿在手上,忍不住哭声道:「就说你做贼了,还打我!」

  「小声!小声!」韩淑琴慌忙说道:「老师有不对的地方,你们要原谅我,老师……」

  「你不配做我们老师!」

  老大把钱扔在地上,一脚向她裆下踢去。这招我们男孩子打架时候会用,可我想不到他居然会用在韩淑琴身上。

  「哎哟……」韩淑琴闷哼一声,表情十分痛苦,作势要蹲下,我和老二拉着她,老三这个鬼灵精的,趁机把门关上,老四和老六则默契地把窗帘都拉上。老大可不依不饶了,他是山里的,家里本来就穷,学习是我们宿舍最好的,前段时间估摸着奖学金蛮多,可不是被韩淑琴私吞了一部分吗?这次新仇旧恨一起来了,恨恨地左右开弓扇起耳光来。

  「让你贪我的奖学金!让你偷试卷卖钱!让你平时动不动就骂我们!」
  老大一边打一边气愤地说着,韩淑琴躲不开,一边吃痛一边讨饶。我按着她上半身,手不由自主地搂着她胸前,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手上传来。韩淑琴的乳房不算小,虽说冬天隔着毛衣和胸罩,可第一次触摸成年女人的乳房还是让我心神一荡,老大打得用力,韩淑琴身体不断扭动,一对奶子在我双手间蠕动着,胯下的兄弟自然而然地起了生理反应。

  老二眼尖,他抱着韩淑琴下半身,看我脸红的样子,不用人教就把手放在韩淑琴屁股上摸起来。韩淑琴虽然被打蒙了,但好歹也知道男女有别,一边剧烈扭动着想挣脱我们。

  关键时刻,闷蛋老三好像明白点什么,喊我们将她按在床上,老大一愣,也帮着我们抱头抱脚把韩淑琴压在床上了。

  老三这时奸笑着过来说:「韩淑琴偷试卷卖钱,这我们都看到了,现在又有赃款,大家说怎么办?」

  「到教务处!」

  「不对,到教务处,那老大打她也不对。」

  「老大那是自卫!」

  老三让大家别吵吵,对韩淑琴说:「韩老师,出了这个事情,你看怎么办?」
  「大家……大家……都不说」韩淑琴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我啥也没做,你们也啥也没做,没事……没事的……」

  「那这个钱……」老二从地上抓起几张钞票来问道。

  「都是你们的……都是你们的……」韩淑琴小声带着哭腔回答。

  「那我们看看你还有没有了!」老三开始发话:「我们要搜一搜!」

  韩淑琴一脸懵逼,老三开始要解开她的裤子,韩淑琴一把想拦住他,老三让我们把她按好。老三手脚麻利地脱下她的外裤,里面的秋裤也被脱下,白嫩的大腿在一屋子处男面前尤其扎眼。

  「不要……唔……」韩淑琴刚想喊,被我拿着床头一双袜子把嘴堵住,她左右挣扎着,我抓紧她的双手,老二则开始脱她的上衣。毛衣和秋衣被一起撸起来了,正好套住她的头,剩下只穿着内衣内裤的女体在我们眼前,大家都脸红耳赤的,毕竟都没有见过这么香艳的场面。

  还是老三比较贼,他说:「大家刚刚没摸到,但韩老师也可能藏在内衣里。」
  说着他把韩淑琴的内裤拉下来,大家第一次见到女人的下体长什么样子。韩淑琴的阴毛不多,看得出来是修剪过,边缘还有青青的毛茬。微微隆起的阴部,双腿被两人强行拉开,阴道口两片嫩肉随着身体的起伏挣扎在颤动着,我们男生们都勃起了。老三咽了口吐沫说:「让我看看里面有没有藏什么。」

  说着,他两个手指伸进阴道内,向几个方向抠了抠,又把手拔出来看了看,故作玄虚地说:「韩老师不是处女!」

  「为什么?」

  「原来初中的铁子说,女人要是处女,第一次会出血,你们看,这都没血。」
  大家好奇地看了看老二的手指,确实没有血,但上面明显沾着什么液体。老二解释说,这是女人的淫水,不是尿,我们几个都半信半疑,毕竟生理卫生虽然学过,也没教过这个,更何况大家以为男人女人虽然不同,下面的东西都是用来尿尿的。

  「你们硬了没?」

  我们几个嗯哪嗯哪地不好意思地回答说是,老三坏笑着说:「硬了就可以捅进那个洞子里!」

  韩淑琴听到这个拼命挣扎起来,大家七手八脚又把她按好。由于毛衣套着头,她的挣扎没太大作用,倒是老二忙里偷闲,琢磨出她的胸罩是前开扣的,终于把胸罩解开了。白花花的乳房失去了束缚,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向两边平摊下去,我和老二赶快一人抓一个,开始感受起这一团美肉的手感。

  韩淑琴的乳房在我俩的手中被捏着,小小的乳尖被我们的手指夹着,想不到女人身上还有这么好玩的东西!老大也要摸,老二让给了他,可下身早就被老四占着,老四学老三两个手指伸进去抠弄着,老六则把头凑在她大腿上又舔又亲。
  我们六个都没有性经验,只有老三知道要「插进去」,但也不得甚解。他脱下裤子,包皮被他向后撸了撸,看看女人的阴道口,再看看自己坚挺的阳具,好像有些不明白又好像有些害怕一般。老四老六让开了,帮他按住韩淑琴的腿,老三上了床,跪在韩淑琴两腿间,终于趴了下去,用手扶着阳具摸索着要插进去。
  突然韩淑琴身体一抖,虽然嘴堵着也能听到她的闷哼,老三开心地说:「进去了!进去了!」随后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让开了韩淑琴的乳肉,老三一边抓一个,并把乳头含在嘴里咂摸着,搞得好像很爽的样子。

  「就这样啊?」

  「你懂啥,可爽呢!」老三一副陶醉的表情,老大让他让开来,自己也挺着大鸡吧戳了进去。韩淑琴又是身体一颤,随后就不动了,后来想起,她那时估计我们不懂得性交,以为只要插进去就行,故意不动就不会被内射了。可惜,我可能注定是她的的克星,按次序排到我了,我也硬硬的插进去,她照例装着挣扎一下就不动了,我感觉自己位置不对,由于身高的原因,我想玩弄她的双乳,就又拔出来,换了个位置又插进去。

  一股异样的快感在拔插之间产生,我不由得一吸气又拔出来,然后再插进去,韩淑琴还是装不动,待我调节节奏不再拔出来,而是就在阴道内抽插的时候,她的身体显然开始剧烈扭动起来。

  「对了!对了!」我以一种发现新解题思路的欣喜向大家宣告:「插进去还要动,一抽一插才爽!真是爽!」

  我不由得加快了抽动的节奏,双手紧紧攥着韩淑琴的乳房,一股从未有过的麻酥感从尾椎传来,韩淑琴似乎也感觉到我的阳具在胀大,虽然拼命挣扎,依然没逃脱当晚第一次被内射的命运。

  「唔……唔……唔……」我一声低吼,平生第一次将子孙浆射进女人的阴道里。缓缓拔出将软的阳具,看着白色的精液挂在屄口,刚刚还觉得自己是对的老三立马说:「大家排好队从来,没尿出来的不算!」

  「那不是尿好吧!」

  「那你说是什么?」

  「那是精液!」

  「就是有时候睡觉搞在裤子上的?」

  看来有人有过遗精的经历,我倒是第一次射精。接下来老大喘着气又插了起来,这次他学我一下一下抽插,不一会儿也是一挺身射了进去。

  等我们都轮完了一轮,韩淑琴也不再反抗,甚至老六说她阴道好像一抽抽的吸得爽,下身漏出的精液混着韩淑琴的淫水已经一大块了,老四嘟哝着把他的床搞脏了。老三定了定神,让我们把韩淑琴扶起来,上身衣服被放了下来,下身还没给她穿上。

  韩淑琴的嘴还是堵着,脸上潮红,老二还用手伸到毛衣底下玩她的奶子,她也不介意,似乎麻木了。

  老三和老大一商量,老大开口说道:「韩老师,你对我们不好,又偷试卷,我们把你那个了,就算扯平吧。」

  老三接着说:「你要是觉得不行,我们可以把其他男生喊来,一起玩你,这样你就是破鞋了,不好吧?」

  韩淑琴这才意识到,拼命摇摇头。老三点点头道:「那我们就算扯平了吧,不过你要留个字据,怕以后大家再有麻烦!」

  老大这时候已经写好东西递给韩淑琴,上面写道:韩淑琴由于盗卖学校试卷被XX班XX同学发现,主动和同学们一起玩,大家两不相欠,谁都不许告发。
  韩淑琴颤抖着在上面签了字和日期,我们也都签了字。字据在我们手里,老三一边摸着她湿淋淋的下体一边道:「韩老师,虽然咱们跟你玩了,可咱都是童子身,你不是,照理说是你占便宜咧。」

  韩淑琴没有答话,我接着说:「我听叔叔们说过,童子精最补了,韩老师要给我们封红包的!」

  正在捡钱的老大、老二把钱拾掇拾掇,数了一下,居然有五千块之多,老大正色对韩淑琴道:「这钱一半算是给我们封的红包,另一半你拿着,也是你劳动所得。」

  韩淑琴听到这种奇怪的理论也是哭笑不得,赶紧伸手把钱拿过来,整整衣服匆忙离开了我们宿舍。这时老大和老三在一起商量,两人似乎在谋划着什么,老大说拿到的钱有用,先不给大家分了,很快就让大家开心。

  接下来的几天,韩淑琴表面上没什么,但她看到我们六人的目光明显不同,似乎有意躲着我们。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性生活激发了我们,这几天来大家状态明显很好,接着的一次小考,我们宿舍六人居然全都进了前五十,就连一向全班倒数的老六都翻了个身。

  而就在这个星期天,韩淑琴彻底陷入了我们的泥潭中。

  话说高二下学期已经是重中之重,通常星期天大家也就休息半天,上午老大神秘地说下午有好事,于是我们吃过午饭就跟着他出去了。只见老大领着我们往教师宿舍走,我心里就犯嘀咕,干嘛往这边跑?老大示意我们淡定,老三就在一栋楼下向我们招手,大家怕惊动人,轻悄悄地小跑过去。老三带我们上到三楼,也不敲门,一推门就招呼我们进去,韩淑琴神色扭捏地站在屋内。

  原来,韩淑琴这女人被我们搞了一次却不长记性,也没醒过神又鬼使神差地偷了试卷拿出去卖。前次老大不是和老三商量吗?两人抽个中午按同学的指引找到一家二手店,买了个旧的拍立得相机,据说老三颇为仔细:拍立得不用去洗照片,干事情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两人拿着相机继续跟踪韩淑琴,就是要赌她再犯,结果这笨女人果然没吃到教训,又一次被抓个正着还拍了下来。两人在韩淑琴回学校的路上追上她,把照片亮出来,韩淑琴当时就软了,苦苦哀求他们不要声张。
  「结果呢,路上我们就找个厕所把韩老师又搞了一次,就想着不能亏待大家,这不,韩老师屋里宽敞,招呼大家一起来玩她!」

  韩淑琴家里有关系,所以分给她的是单室套宿舍,周末住校的老师们要么回家要么出去,这栋楼里除了我们空无一人,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韩淑琴站在那里发愣,我们可不客气,几个人拽着她就上了床,三下五除二把她剥光,这比上次穿着衣服玩好多了。我第一次细细端详韩淑琴的裸体,她大概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在女性中算是高的了,放眼全校,可能只有教体育的一个女老师比她高一点。白净的皮肤说明她天生丽质,细嫩则应该是很少从事户外劳作。现在想起来,她的脸和蔡少芬真有几分相像,就是眼睛略小一些,今天虽然没化妆也比其他女老师漂亮得多。她别过头闭着眼睛,眼角微有泪光,双手不再像刚才一样护住胸前,一对我觉得至少有C罩杯的双乳虽然不像老四偶尔跟别的宿舍借的「外国杂志」里那些女郎一样硕大,但还算是坚挺。我轻轻分开她的下体,翕张的阴唇里,是上次摩擦过我阳具的褶皱,阴蒂在我手中摩挲着,伴随着的是她的一阵阵颤抖。

  我刚想提枪上阵,韩淑琴好像想起来什么,坐起身来取了个小包撕开,用手帮我套上了保险套。

  「这是什么?」

  「避孕套……防止你……让我怀孕……」韩淑琴支支吾吾回答我。

  好奇的我问道:「那上次和我们玩,你怀孕了吗?」

  「这个……我回来吃药了……」韩淑琴的声音越发小了,老三在旁边嘻笑着说:「韩老师让我们涨知识了,上次在厕所干她,她就让我们买了避孕套!」
  鸡鸡上套了套子感觉凉凉的,我第二次进入了韩淑琴的身体里,有了避孕套的润滑,这次比上次轻松得多,韩淑琴躺下身来,口中不知是喘息还是叹气。我那时还不懂那么多,就知道一个劲地猛刺,韩淑琴在我的攻势下很快就娇喘连连,我将头埋进她的胸里,自婴儿时期第二次含着女人的乳头,而这虽然没有乳汁,却是高潮中勃起的乳头,乳房随着我的手劲变化着形状,乳头似乎是在我嘴里快活地跳动着。

  韩淑琴嗯嗯啊啊的呻吟着,我问她:「老师你很舒服吗?」

  「嗯……有点……」

  「那我能亲你吗?」

  韩淑琴略一迟疑,双手主动抱着我的头,嘴唇靠了上来,给了我一个结结实实的湿吻。

  「唔……老师你……真好」我享受着性感的初吻,胯下的肉棒已经隐隐有爆发的趋势,韩淑琴趁势将我推倒,跨坐在我身上,不甚重的身体将整个阳具吞没,她喘息着拥吻着我,伴随我的双手身体上下活动着,我终于忍不住,喷射出来。
  执二后上的老六迫不及待地接过我的位置,他又将韩淑琴放倒,贪婪地吸吮着她的乳头,细细的阳具没入老师的阴道中。我们常开玩笑老六还没发育,他那根小阳具果然没多久就清洁溜溜,尴尬地一笑,拔出来站在一边了。

  韩淑琴已经被大家轮过一遍,老三趁机也拍了不少照片,不得不说他是个人才,拍照的角度很好,我们都没露脸,只有韩淑琴在镜头里无比风骚地在我们胯下婉转承欢。

  在大家嘻嘻哈哈的气氛中,老大郑重地对韩淑琴说:「韩老师,既然现在大家都熟了,以后我们也不管你赚钱的买卖。只是以后你要对大家态度好点,做个好老师!」

  韩淑琴诺诺地答应了,老三又说:「还有就是,我觉得这种事情对我们的学习还是有帮助的,对吧?为了大家的学习,韩老师还要多对我们进行『指导』!」
  韩淑琴将头扭到一边,用几乎蚊子哼一般的声音同意了,大家有开开心心地对她上下其手一番,看时候不早,赶快穿衣服走人了。

  自那以后,韩淑琴免不了随时被我们玩弄,有时是放了晚自修到宿舍里,有时甚至就是午间找个没人的地方。有时是一个人,有时是几个人,但她说一次六个会吃不消,我们还是很体谅她,只有在考得不错的时候要求她来「慰问」我们一下。

  熟了以后我们渐渐也从单纯的打炮关系变成有事就聊的「朋友」关系,但我觉得这可能是我多一点。韩淑琴明显对我更上心,据我所知,她也就和我接过吻,其他兄弟们基本上是来了就开干的状态。有时她居然还主动给我来个事后口,当然我也没告诉大家,基本上除了机灵的老三想用她的菊花但没成功还被大家讥笑一番以外,也就只有我将她的三个肉洞悉数开发了。我在给她后门开苞的那次,就在她的宿舍,她先帮我口硬了,我只是开玩笑地问她后门有没有给人玩过,谁知她说后面从来没给人用过,想把第一次给我。结果,我在护手霜的帮助下,占领了她的处女地,我粗暴地在窄小的肠道内奔驰着,最后射的时候才发现避孕套居然都破了,热热的精液让她失声叫了出来。

  那次事后,她喊我一起去卫生间洗浴,她让我帮她清洗肛门,也细心地给我清洗阳具。突然,她抱住嘤嘤地哭起来,让我手足无措。我陪她擦干净身子回到床上,她拥着我细碎地说起她的身世来。她父亲是教育局的领导,一向家教很严,高考的时候没别的选择,就让她填师范专业。她倒不讨厌当老师,只是父亲为了安排她工作,让她强行跟当时的男友分手让她很伤心。分手之前,她赌气地跟男友开了房,两人在懵懂中完成了第一次,这也是为什么老三说她不是处女的原因。回来以后,本来按父亲的意愿是要考公务员进教育局的,可她偏偏说要去学校,父亲拗不过她,只好安排她进了最好的开发区实验中学。

  「那你……家里也不缺钱,为什么要偷试卷?」

  韩淑琴说,一方面她确实生活开支比较大,而她又不想经常跟家里要钱这样又要跟父亲吵架;另一方面,她想攒够钱好离开这里,去南方闯一闯。

  这样说啦,虽然她也有不对的地方,倒也是情有可原,我怜惜地抚摸着她的身体,鸡巴又硬了起来,韩淑琴叹了口气说你还真难满足啊,趴过去帮我舔弄起来。她的身体跨在我的身上,我不禁用手抚摸着她的双臀道:「韩老师,你舔得我太舒服了,我也来帮你舔吧!」

  刚洗干净的阴道口散发着香皂的气味,那是我恶作剧般将她的阴毛涂满泡沫的缘故。舌头深入内里,淡淡的咸味带着女性腥臊的味道,韩淑琴的淫水开始充溢,我的舌头一伸一缩模拟着阳具的抽插,舌苔的刺激显然让她更加受不了。韩淑琴抱紧了我,口中加快了速度,乳肉紧紧压在我的腹部,我也不甘示弱地用舌头灵巧地在她的阴道口绕着圈舔弄。

  「唔……唔……啊……」我俩几乎同时爆发,她的淫水喷到我的脸上,而我的精液被她涓滴不剩的吞了下去。

  自那天起,我想,我第一次有了女朋友。可韩淑琴到底不算是我的女友,她是我们全宿舍的「朋友」,也是别人眼中的恶女教师。

  高中的生活随着高考结束了,在搬离宿舍前,我们凑钱请韩老师去吃饭、唱歌。韩淑琴的态度自从和我们混在一起后有了很大的改变,人前还是冷艳的恶女,但大家发现她很少再训人了,也会细心给学生们解疑。我们班的成绩都不错,因为毕竟大家都是要靠高考改变命运的穷人子弟,学校也很器重韩淑琴,她老爸更是要以此为政绩调她去别的学校升职而后再从系统内调到教育局去,可是她回绝了。只有我知道,她想离开这里,和我们一样,离开这里。

  那次吃饭K歌照例到后半程变成了无遮大会,韩老师一边唱一边被我们从后面抽插,居然唱得还不错。那天她玩得很开,丝毫不介意,甚至拿着直挺挺的阳具当麦克风来活跃气氛。老六还得到机会不带套干她的肛门,理由是老六的最细,别人的她怕受不了,结果老六依然不中用地在外面就射出来了,连菊花都没捅开。玩得嗨的老大说当年韩老师打她耳光,现在要用韩老师的奶子再打一次,半醉的韩淑琴毫不含糊地捧起自己的双乳,来回在老大脸上摩擦着;老三则说要玩个冰火,用鸡鸡把一个冰块捅进韩淑琴的阴道中,韩淑琴大呼受不了,在大家的帮助下把已经被融化的差不多的冰块抠了出来,大家随即提议要帮韩老师暖和一下,每人轮流插了她十下。

  荒唐的肉宴到了下半夜,大家几乎累得要睡着了,韩淑琴趴在我的耳边,悄悄对我说她的钱存够了,要走了,我记得那时我对她说:你走吧,我以后去找你!
  很多年以后,在远离老家的城市里,我再次把阳具从一个松弛的阴道中抽出来,韩淑琴老了,她的奶子和她的阴道一样松弛,虽然穿衣打扮以后她还是风韵犹存,但光着身子,她再也回不去那时在宿舍里和我一起驰骋的岁月。我不后悔来找她,即便她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韩老师,我不在乎她的过往,我像疯子一样和她做爱,直到将炽热的精液射进她的身体。

  当然,我没忘记付钱,因为现在这毕竟是她的工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